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回 一夜枯荣
    身后一声巨响,接着山体中滚出一阵阵碎石迸裂的声音,许久方才停歇。不知道里面什么机关被触动了,将迷宫的地道和石室统统摧毁。蒋明珠的尸体和她的秘密,就这样永远掩埋在了废墟里,再也无人打扰。 爆炸声却引来了一群道士,一个个从山石后面露出头来,把沈瑄团团围住。一个神情倨傲的中年道姑和一个矮个子老道士迎面过来。沈瑄想起来,这是武夷山的人。 “妖妇呢?”梅仙子劈头就问。 沈瑄本来懒得多言,但夜来夫人的生死,当是这些人最关心的,不说清楚,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将昨日迷宫决斗、夜来夫人自戕的经过大致说了说。当然,自尽的原因他只字不提。 梅仙子拧着两条眉毛道:“你说她死了,我们怎么相信?说不定你悄悄放了她呢。带我去看尸首!” “信不信由你,我不会带你去的。”见梅仙子的眉毛拧得更紧,沈瑄又道,“她葬在地下迷宫里。迷宫已坍塌了,你一定要瞻仰遗容,可以学学愚公,把这座山挖开。” “你!”梅仙子大怒,拂尘手柄一倒,扫向沈瑄脸上。这一招“红拂掠发”,手段极漂亮,是梅仙子一出绝技,平日用来教训人,端的是威风十足。 沈瑄不动声色,随随便便一闪,梅仙子的拂尘就落了空。兰道人一把拉住了梅仙子:“哎,师姊,发什么火呢!夜来夫人已死,这是好事。”这兰道人的脾气非常温和,与梅仙子恰恰相反,又道,“昨日丐帮曹长老送信,说是有一位剑客也来向夜来夫人寻仇,还救了空流和尚的命,想来便是这位郎君。郎君杀死夜来夫人,也是替我们菊师弟报了大仇。不知……不知郎君高姓大名?” 因为和蒋灵骞的情事,江湖上知道沈瑄名字的人不少,可是真正认得他的没有几个。昨夜在八卦田,曹止萍是没看清,范定风有所猜疑却没说出,其余人都不知道他是谁。他只是道:“无名小卒,道长不必打听。还有,我已说过,夜来夫人不是我杀的,她是自尽。” 兰道人笑眯眯道:“郎君谦虚什么。夜来夫人是何等样人,若不是被你制服,走投无路,她怎会自尽?” 沈瑄心里惘然,那是杀死蒋灵骞的凶手,也是千万人仇恨的魔头,却又是她的母亲,他到底该不该杀她?倘若蒋灵骞地下有知,还会让他报仇吗?会不会反而怪他害了自己亲生母亲?虽然他终究没杀蒋明珠,她是自尽的,自尽的原因,可说是源于对亡女的愧疚。但她的死,究竟沈瑄有多少责任?如果不是他胜了她,使她陷入绝境,或者她不至于要死。他苦笑一声,抱拳道:“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告辞了。” 梅仙子冷冷道:“夜来夫人这一死,吴掌门的事可就没有了结了。” 沈瑄本来已经准备离开,听见“吴掌门”三字,禁不住停下来:“是三醉宫的吴掌门,他也来了?” 梅仙子虽急躁,却也极有阅历。她刚才见识了沈瑄闪避拂尘的动作,料定他和洞庭宗有渊源,遂立刻抬了吴剑知出来。兰道人解释道:“三醉宫吴掌门昨日送信,说是如捉到夜来夫人,希望能亲自问问话。三醉宫并未参与此事,吴掌门近日才赶过来。他有一个不肖外甥,前年失了踪,据说与夜来夫人有关。他是想赶在妖妇死前问问消息。” 当年三醉宫一战后,误会重重。吴剑知重伤了蒋灵骞,又将沈瑄逐出门户。沈瑄回到江南之后,并没想过要见吴剑知,甚至连回洞庭湖看看的意思也没有。此时听说吴剑知找他,不觉心动。而且夜来夫人说的那段往事,尚有一些不足之处,也只有吴剑知才能解答。   栖霞山的隐士含玄子是吴剑知的旧友,吴剑知来到钱塘就借住在他那里。沈瑄从兰道人那里问明了路径,向栖霞山清风谷寻去。栖霞山出好茶,一路茶树满山,茶香满途,是个清幽的所在,倒把沈瑄连日来的沉郁悲愤荡涤去了许多。

    含玄子的别业建在山腰的万木丛中,依着山势,起了一座不小的花园。院子外围是一圈高大的樟树,连云绕翠,浓薄相接。沈瑄敲了敲门,院中静悄悄的无人回应。沈瑄迟疑了一下,自己推开门进去,唯见藤萝盘径,繁花照眼,凉棚水石,参差掩映,主人却不知哪里去了。

    沈瑄按住剑,等了一会儿。忽然看见小楼后面白虹贯顶,知道是剑气,匆匆过去。

    一座五角凉亭外面,吴剑知和一个蒙面人正在比剑。旁边一个穿淡青色道袍的白胡子老头儿正在观战,满脸焦急模样。沈瑄看过两个回合,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比剑,因为那蒙面人一招招都是逼向吴剑知要害,全然是生死之战。而这时吴剑知已处于下风,沈瑄暗暗心惊。吴剑知的洞庭剑术沉稳老练,已臻化境,然而这个蒙面人的剑术似乎更高一筹。沈瑄看了一会儿只觉说不出什么门道来,却又似曾相识。但有一点,蒙面人的剑术极为狠辣阴损,不留余地,透着一种难言的邪气。吴剑知年老体衰,渐渐支撑不住了。沈瑄按捺不下了,拔剑而出。 他内力大涨,轻功已到了来去无形的境界。蒙面人的长剑逼向吴剑知的喉头,忽然眼前白光一闪,一股巨大的力道封住了他的剑势。蒙面人被震得虎口开裂,长剑几乎脱手。原来沈瑄看出他剑法虽然厉害,内力却还有限,故而在轻灵的洗凡剑上运上一道刚猛的真气,将他逼开。蒙面人不得不退了一步。沈瑄人未落地,剑势已划了一个圆,撩向蒙面人的面巾,欲挑出他的真面目。这是从《五湖烟霞引》中的“太湖渔隐”化出的一招,甚是出人意料:起手取守势,看似温文尔雅,目的却是取人面门,咄咄逼人。可是蒙面人居然看出了沈瑄的用意,哼了一声,竟不回护,剑尖却直取沈瑄的右腕。这一招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沈瑄手腕会受伤,蒙面人不免划破脸。然而蒙面人剑走直势,却能够先下手为强。沈瑄反应更快,那圆圈刚划了一半,忽然变招,向右一格,离蒙面人的胸膛只得半寸。 蒙面人大吃一惊,翩然后跃,撤回的长剑连挽几个剑花,挡住沈瑄攻势。沈瑄这时却愣了愣。刚才蒙面人刺他手腕,其实是那一招的唯一破解之法。他忽然想起了蒙面人武技的来历,大惑不解。高手过招,哪容分心,他这一迟疑,蒙面人顿时甩出一大把梅花针。沈瑄趋避不及,立刻运功护身,衣袍如同灌了风似的鼓起来。那些细针被纷纷弹开,一根也没伤着他。但这样一耽搁,蒙面人却也穿过茶林跑了。 沈瑄隔着手帕,拾起一根梅花针。只是极其普通的暗器,看不出门路来,并且针上也没有毒。 “瑄儿……”吴剑知颤巍巍地唤道。 沈瑄讶异地发现,经年不见,舅舅的头发已经全白了,俨然一个垂垂老翁。吴剑知搂住沈瑄肩头,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瑄儿,我听楼荻飞说,你……你受了很重的伤,好了没有?” “见过舅舅,我身上的伤早已好了。”沈瑄道,“舅舅、舅母一向可安好?” 吴剑知长叹一声:“你舅母在三个月前亡故了。” 沈瑄大惊,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吴剑知道:“若非如此,我也不能撇下她出来。去年霜娘出走后,你舅母一病不起,我也不敢离开三醉宫。霜娘这孩子……一直没回来。你舅母临终之前还不停地嘱咐我,叫我找到你的下落。瑄儿,刚才我看见了,你的武技练得真好,不枉先师对你的期盼。将来的洞庭宗,只有看你了。” 沈瑄听见吴夫人的死讯,正在伤心,听吴剑知这样说,遂道:“舅舅,我不打算回去了。” 吴剑知细细地打量了他一会儿,道:“那么说蒋娘子是真的去世了?” 沈瑄不答。 吴剑知有些愧疚地解释道:“当时逐你出三醉宫,是一时激愤,后来楼君与我剖析陈说,我便已决定收回成命……” “别说了,舅舅。”沈瑄不愿想这些伤心往事,便打断了他的话,又觉得有些失礼,回头瞧瞧吴剑知,忽然惊道:“舅舅,你受伤了?” 吴剑知微微一笑,道:“一点小伤。” 含玄子走了过来,道:“你们甥舅二人何不到亭子里坐着聊?” 大家在五角亭中坐下,含玄子点了新茶奉上,茶汤碧绿,乳花如雪,微涩的茶香渐渐散开,主客之间一时静默,皆不知该说什么话。 沈瑄惦记着吴剑知的伤,又问了起来:“是那蒙面人伤了舅舅?他究竟是什么人?” 吴剑知道:“不知他是什么来头。三天前,我和含玄子也是在这五角亭里喝茶闲谈,正到忘情之处,这人忽然从背后蹿出,给了我一掌。也是我太大意了,待到发觉时,竟然没有躲过。” 含玄子道:“山人不会武技,与江湖中人没什么来往。这个所在知道的人很少,不料吴兄却在山人这里遭人暗算,实在惭愧。” 吴剑知道:“那一掌,显然还留有余地。我虽当时无法还手,也知道性命无碍。当时那人约了我今日在此比剑,然后就跑了。” “他想名正言顺地以比剑杀你,又自知力量不够。”沈瑄道,“于是想了这样的法子,先让你受内伤,再与你比剑。这样就容易取胜了。” 吴剑知道:“不错,这三日之内,我尽力调养,总算可以与他过招。但此人剑术太精,仍是不敌。若不是瑄儿你及时来,我也就送了命了。” 沈瑄不答,手指搭在吴剑知的寸关尺上,把了一会儿脉,觉得忧心忡忡,道:“舅舅,一年之内,你绝不可以再动武了。他原来那一掌虽不是致命伤害,也需闭关调养一月才能好。结果你与他比剑,又动了真力,使得伤势更重。若是不能好好调养一年,只怕有性命之虞。” 吴剑知道:“那我也正好休息一年了。”

    沈瑄道:“舅舅,你真不知道那人来历?他那一掌的内力,舅舅识得出吗?”原来他在脉息中觉出,蒙面人加诸吴剑知的那一掌,居然很像洞庭的功力。联想到汪小山曾盗过《江海不系舟》的伪本,他不能不怀疑。 吴剑知也猜到了沈瑄所思,淡淡一笑,道:“我的徒儿我知道。无论他做了什么,总还不敢对我下手。这蒙面人是谁,我心里也有些数。唉,行走江湖这些年,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免结下一两个仇家。有几个剑客到头来不是死在恩怨仇杀里面?不必在意啦。” 沈瑄见吴剑知故意不说,也就不再问了,转而言道:“舅舅,我来找你,是想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吴剑知漫不经心道。 沈瑄不语。含玄子微微一笑,道:“山人取点水去。”提着茶壶走了。 沈瑄盯着吴剑知的眼睛道:“澹台树然。” 吴剑知仿佛受了雷击似的,一下子呆住了,嘴唇微微颤抖着,脸色变得惨白。沈瑄没料到他反应这么激烈,顿生疑惑。过了一会儿,吴剑知镇定下来,才字斟句酌地说了一句话:“是谁向你提起的他,都说了些什么?” 沈瑄不明白,澹台树然只是他的四师叔,为什么会让吴剑知这样紧张?他瞧了瞧杯里的茶汤,乳花散去,映出吴剑知深不可测的面容,明显在细细地观察他的表情。他飞快地盘算了一下,该向吴剑知说出几分真情,然后道:“夜来夫人说起过,此人也是洞庭门下。” 吴剑知释然,道:“原来如此,这么多年,难为她还不忘旧情。” 沈瑄见吴剑知没有说下去的意思,有些焦急,耐着性子道:“什么叫不忘旧情?” 吴剑知没有回答,却锁着眉头道:“瑄儿,这都是过去很多年的事情了,与你没有关系。” 沈瑄急于问明蒋灵骞的生身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吴剑知三缄其口。他想恳求几句,忽然一念闪过,吴剑知不说,当然另有他因。他胸中愤懑,立起身道:“如此说来也罢。我还有事,先告辞啦。” 吴剑知没料到他生了气,也有些惘然。他看着沈瑄大步走出去,想留又不好留,停了一会儿,终于道:“瑄儿,有空还是回去,为你舅妈上一炷香吧!”   天色渐黑,在栖霞山脚下,一队武士拦住了沈瑄。沈瑄认出带头的是钱世骏手下的一个将官,遂道:“这么说九殿下即位了?” 那将官道:“快了。殿下听说妖妃伏诛,是沈郎中的功劳,所以派我等到此恭候郎中,请郎中到王府一叙,有些事情请教。” 沈瑄不悦,心想我自向夜来夫人寻仇,与他钱九有什么关系!待要拂袖而去,想起夜来夫人的宝印还在自己手里,须面交钱世骏,见这一面,总免不了的。 钱塘王宫里,忙忙碌碌乱成一团,一副改朝换代的样子。武士们把一队队内官、宫女赶过来带过去。大殿的阶前隐隐有血迹,一个老内官正指挥人使劲洗刷干净。文官们进进出出,神色各异,全都噤若寒蝉,彼此不交一语。 钱世骏在一间偏殿里和属下议事。他此时尚未正式即位,仍着郡王的常服。除了王府官员,还有一帮服色各异、举止落拓的闲人,却是天目山上集会的那群江湖豪客。沈瑄走进殿时,将官通报了一声,大家一时都好奇地看过来。 沈瑄从前武技低微,亦很少涉足江湖,是以并不为人所识。众人见是个神清骨秀的文雅少年,不禁纷纷议论起来。只有曹止萍和李素萍两个变了脸色:“是你!” 钱世骏也看见了,他反应很快,立刻笑着迎过来:“原来是沈郎中,多时不见了。” 沈瑄却不想和他寒暄,直截了当道:“你要我来,想问什么?” 钱世骏见他如此,只好开门见山道:“夜来夫人怎么死的,这里很多朋友都想知道清楚。” 沈瑄四顾,看见梅仙子和兰道人也在座,道:“我向武夷派两位前辈说的话,想来你们都知道。” 钱世骏点头。 沈瑄道:“我没有更多的可说。” 钱世骏怫然不悦。片刻之间,曹止萍和李素萍已将沈瑄的身份来历传遍座中,众人的议论更加响亮。钱世骏有些尴尬,遂提了嗓子道:“那么说的确是你胜了夜来夫人,迫得她自尽?” 蒋明珠的死,一直让沈瑄很矛盾,他也永远无法把真实原因公之于众。但是日后的江湖上,必定传言是他沈瑄杀死夜来夫人的了。沈瑄正不知怎么说,外面又进来一个人,将一颗人头掷在地上,朗声道:“九殿下,弟兄们把桑挺也解决啦!” 那确是桑挺的人头,只是来的人却是范定风的心腹韦长老。只听钱世骏笑道:“昨夜王照希伏诛,今日又灭了桑挺,两个心腹大患已消,妖妇的余孽便指日可清除了。这都是韦长老和一干弟兄们的功劳。” 韦长老捋着胡子,得意扬扬地笑着。可是大家的兴趣还在沈瑄这里。李素萍忽然道:“九殿下,你一向英明,怎可相信这种无行浪子的狂言!别的不说,他打得过妖妇吗?”四周又是一片哗然。 沈瑄懒得争辩,只想赶快脱身,遂从袖中取出夜来夫人的宝印,亮了一圈,道:“你们看见这个,总该相信夜来夫人真的死了。夜来夫人临终交代,此物交还将来的钱塘王。九殿下,你既然要即位了,这就给你吧。” “且慢!” 钱世骏正要接下宝印,门外忽然传来洪钟怒喝。范定风叉着双手,傲然立在大门口,死死地瞪着钱世骏。护殿的侍卫吆喝着围了过来,大刀长矛纷纷对准了他。 钱世骏看见范定风只身前来,面色疲惫,衣袍上还沾有青草泥土,不觉微微一笑,对侍卫们喝道:“丐帮的范公子是朋友,你们怎可如此无礼,还不退下!” 侍卫们退开了几尺,仍然虎视眈眈。范定风大步走进来:“钱世骏,你把话讲清楚!” 钱世骏坦然道:“范兄是说小弟不该接这宝印吗?范兄有所不知,昨天夜里,我已面见我王兄。王兄向我陈说了引退之意,传位大典定在明日。现在国中一切事宜,皆由小弟主持。小弟收管夜来夫人的宝印,没有什么不妥吧?” 范定风道:“胡说!分明是你策划政变,挟持国主,谋权篡位。钱塘的乱臣贼子,还敢坐在这里耀武扬威,试问这到底是谁家的天下?” 众人莫名其妙:范定风若不是开玩笑,一定是脑子出毛病了。钱世骏心里却有数,范定风是算账来了。他笑道:“范兄误会,我王兄实是自愿让位的。” “钱塘王答应传位给你,有谁看见了?”范定风质问道。 钱世骏冷笑道:“这是我钱家的事情,自有我们兄弟间商量定夺,需要外人作证吗?你若不服,可以问你们韦长老。” 范定风这时才发现韦长老侍立在一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韦长老牵动嘴角笑了笑,向范定风打了个拱道:“范公子昨日命属下带着一干兄弟严守王宫,九殿下和钱塘王叙话的时候,属下自始至终伺候着的。众位江湖朋友这些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九殿下明日就即位啦。范公子该高兴才是。” 范定风大怒道:“姓韦的,你反了!” 昨天范定风让各路江湖英雄守住迷宫四个出口,特别将钱世骏远远地支开,却安排韦长老带着丐帮的骨干进入钱塘王宫。按照范定风与韦长老商量好的计划,趁着他与夜来夫人在八卦田比武的时候,由韦长老他们先控制住王宫里的局面。范定风胜与不胜,关系不大,关键他要及时赶回钱塘王宫中,掌握钱塘王的权柄。钱世骏固然也是想做钱塘王的,这个时候,他想即位,就不得不听命于范定风了。 但是范定风没有料到,地图本是夜来夫人用来迷惑外人的。他在迷宫里耽搁了一个夜晚,已猜到钱世骏可能会赶在前面,只希望韦长老把守严密。想不到一向信任的韦长老这么快就倒了戈。 范定风瞧着大势将去,盘算着如何挽回败局,忽然冲了过去,一把挽住韦长老的胳臂,笑道:“韦长老,你辅佐九殿下登基,功不可没呀!” 韦长老知道范定风心狠手辣,极有决断,被他制住之时,惊得瑟瑟发抖。他毕竟处事老练,表面上仍旧装着一脸和蔼,笑道:“公子说哪里话!我一向是按着公子的意思来办事的。”这句话,一方面是为自己掩饰,另一方面却是向范定风示好,表示愿意听他号令。 范定风微微一笑,道:“海门帮帮主带着人赶过来了。丐帮别的弟兄们呢,还在宫里吧?” 群雄一听,纷纷紧张得站了起来,有人刀剑已然出鞘。这一殿的江湖好汉,多是与钱世骏走得较近的,如镜湖派,还有像武夷派这样中立的。外面的海门帮和丐帮,却是范定风的臂膀。而丐帮的高手昨夜入宫,此时尚未撤出,留守在各个重要部门里,随时听韦长老号令。此时范定风如要将局面扳回来,虽不免一场恶战,胜算仍是不小。关键却要看韦长老肯不肯再帮钱世骏了,可是韦长老在范定风手里。 韦长老摇着头,拿不定主意。钱世骏似不在意,端起一只茶杯,悠悠然抿了一口,忽然嘭的一声,杯子在地上打得粉碎。 这是掷杯为号。范定风只身涉险,也想到钱世骏在殿外设有伏兵。他拉住韦长老迅速往外退,靠在殿门边。突然,屋檐下闪出一道霹雳,打在范定风头顶。范定风始料不及,跨出大门的一条腿不觉又收进门槛。那人的剑法招式精妙,凌厉至极,刷刷刷连环三剑,把范定风逼开。韦长老瞅了个空子,推了范定风一掌,脱身而去。 “九殿下,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范定风的笑声中充满了不可遏制的愤懑,“帮你大忙的江湖朋友聚会,你竟然在屋檐下暗伏杀手!” 杀手正是那个神秘的何生,依然是一顶大帽遮住了半张脸。何生清朗的声音在大殿里回响:“屋檐下设埋伏,是为了对付金陵的奸细!” 范定风冷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你的身份来历清白吗?钱世骏竟豢养这种人为爪牙鹰犬!韦长老,你若能匡扶正义,我从前说过的话……” “算了,”何生笑道,声音竟然脆如银铃,令人极不舒服,“你向你手下许诺的荣华富贵、金银财宝,我都已经给他们了。你不过是金陵皇帝私交的朋友,连个正职都没有,你的话真能够兑现吗?而九殿下已是现在的钱塘王,能够给他们的比你多。到了这个时候,你总不至于希望他们抛弃已然到手的功名利禄,为了你那些许诺再拼一次命吧!” 这番赤裸裸的剖析,把范定风噎得说不出话来。 何生又道:“实话告诉你,今天你看到的这一切,是我和你的丐帮朋友早就商量好的。难道你从没想到过,昨晚若没有九殿下在这里,丐帮哪能这么快摆平钱塘府上下官员?我们本来想,让你去八卦田杀了妖妇,在江湖上大大地再出一回风头,亦不枉你跑这一趟了。没想到你功夫不济,杀不了她,还得靠别人出手。” 范定风精明一世,这一回居然折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郎手里。他瞥了一眼韦长老,只见他远远站在钱世骏身边,甚是安然自得。此人原是他的心腹爱将,现在却似全不知世上有他这人,在边上冷眼旁观。范定风自主持丐帮以来,呼风唤雨,叱咤江湖,何曾想过有一天遭人背叛、孤立无援?此番兴师动众,到头来铩羽而归,一无所获,苦心经营了几年的事情,反而一夜之间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就算全身回到金陵,他又如何向皇帝交代! “世上哪有这样的便宜!”范定风怒道,一双厉掌狂风乱云般向钱世骏身上招呼去。 钱世骏没有接招。何生猱身而上,手中的剑光一闪,接下了范定风的一招“无边落木”。范家的三十六路金风掌法,刚猛有力,气象森严。此时范定风作困兽之斗,背水一战,简直就把自己的一双肉掌变作了两柄钢刀,一时风声大作,黄沙滚滚。一众围观的武林高手,只觉得凛凛罡风劈面而来,不觉暗自惊叹:范家的传人到底不是浪得虚名,幸亏不用我去给钱世骏护驾。却不知那个面貌温雅秀美的何生如何招架。 何生这还是第一次在群雄面前显山露水,一招“无边落木”被他长剑一挡,风卷残云地化了去。范定风原不知道他武技深浅,此时一交手,察觉他竟是劲敌,顿时收了狂慢之心,小心应付。众人观看何生的剑法,一时议论纷纷。此人的功夫竟然看不出来历。从招式上看,回转如意,变幻无方,似乎是一种颇有渊源的上乘剑术。偏偏剑意上却弥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戾气,阴邪无比。何生走的是以柔克刚的路子,范定风掌风虽狠,却难以招呼到他身上。只见他攻守趋避,诡计频出。范定风的掌力竟然被他牵制得无处施展,一掌掌落在了空处,看似步步进攻,其实连守势也渐渐顶不住了。周围人纷纷道:“想不到又出了个高手,被钱世骏罗致门下。” 范定风见形势越来越险恶,心里又气又急:难道我真要倒在这里,做了这小白脸成名的垫脚石?突然之间,他长啸一声,手掌上隐隐渗出一层森森的青气。众人从不知道范家还有这样的功夫,见状纷纷猜测。掌风过处,何生闻到一股腥臭气味,心知有毒,顿时收住攻势,剑光织网守得密不透风。范定风冷笑一声,掌法骤变,全然不是金风掌法阳刚正气的路子,也变得诡奇绝伦。众人更是惊异:难道范定风也练了什么邪魔外道的功夫不成? 只见范定风一掌快过一掌,专走偏锋,凌厉飘忽有如鬼魅。众人只觉场中邪风阵阵,暗自摇头。何生没想到范定风有这样的变数,又忌惮他掌中毒力沾身,玄妙的剑法渐渐失了威力。他一退再退,剑法散乱。范定风大喜,连连催动掌力,把何生逼到墙边,忽然一掌劈下。 何生身子一扭,低头躲过,大帽子被掌风扫到了房梁上。忽然大家呀了一声,那帽子下面露出的竟是一头如云的长发。谁也没想到钱世骏这个武技高强、心机良深的谋士是一个年轻女子! “何生”一时窘迫,不防被范定风一掌砍到肩上。她重伤之下,袖中忽然甩出一枚暗器。这一手仍是不俗,方位力道,直击范定风要害。范定风跳开一步,朝那暗器挥起一掌,暗器打了个转,又呼啸着朝“何生”飞去。 “师姊,你先休息一下。” 谁也没注意到沈瑄是如何忽然出现在两人之间的。只是那暗器先有“何生”以十成指力弹出,又被范定风以十成掌力击回,俱是取人性命的功力,照理连城墙都打得穿,这时却被他轻轻地夹在两指之间――是一枚白色的棋子,闪烁着青光。 原来帽子落下去的那一刻,沈瑄终于悟了过来,这乔装改扮的“何生”,正是他的师姊乐秀宁! 乐秀宁却叫道:“师弟小心!” 她看见沈瑄手中的棋子已然变成了荧荧青色。范定风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沈瑄瞧着范定风道:“不就是丐帮的五步金环蛇毒吗,有什么了不起。”他从袖中抖出了一枚药丸,抛给了背后的乐秀宁,“师姊,你服下这解药,他掌中的毒力就可以化解了。” 范定风变了脸色,他那一掌已给乐秀宁的棋子敷上了丐帮的独门剧毒,沈瑄非但不惧,竟然还有独门解药! 沈瑄道:“你不是想要夜来夫人的宝印吗?还在我手里,怎么不找我要?”他左手平托,果然那枚宝印还在手中。 范定风明知沈瑄武技高过他,但他此时怒火中烧,岂能忍得下,当下咬牙道:“好。他们说我打不过妖妇,要你出手,现在我就来和你比划比划!” “好!”剑花一闪,洗凡剑已在沈瑄手中。 乐秀宁道:“师弟,先把宝印放下,不要被他抢了。” 沈瑄淡淡一笑:“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