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十二回 霜天渔火
    楼荻飞劝沈瑄去找洞庭宗现任掌门吴剑知的话,与当年玄武湖畔那个“王师兄”的留言不谋而合。沈瑄想想无事,就北上向洞庭湖去,意欲寻访舅父吴剑知。但此番重入三醉宫,究竟前途如何,心中还是忐忑不安。他幼时对吴剑知的印象很淡薄,依稀记得是个严肃方正的人,对自己还算亲厚。一路上留心一些江湖传言,也都说吴剑知是个好人。

    沈瑄终于到了洞庭湖的南边,又看见了那久违的浩浩荡荡。他雇了一条船,想从水路北上,到洞庭湖北边的君山去。天气渐渐燥热起来,船家不耐烈日荼毒,说定了晚间再开船出发,就把船靠到岸边,自己先歇息去了。

    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是邻船的船舱里钻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那女孩眉目娟秀,一身青衣,举止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她向四周张望了一回,看见了沈瑄,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他。沈瑄只好向她一笑。那女孩也不理他,自顾上岸去了。沈瑄忽然想起,她这船在边上停了大半日了,船上悄无声息,好像连人也没有,十分古怪。不一会儿,那青衣女孩拎着一个蒲包急急回来,钻入船舱。却听见道:“娘子,我买了些甜糕,快趁热吃吧。”

    另一个声音低低地嗯了一下。虽然只一个字,却已听出船中小娘子音色极美。又听见她道:“青梅,这一路辛苦你了。”声音清脆有如一串琴弦拨动。

    青梅道:“说什么呢,原该我服侍娘子的。娘子你可千万不能够抛头露面呀。”

    沈瑄觉得稀奇,这两人语气分明是一主一婢。只听青梅又道:“娘子你放心,刚才我看过了,外头没有可疑的人。隔壁船上是一个书生,不相干的。渔网帮应该甩掉了。今晚好好睡吧。”

    那位小娘子道:“阿耶和阿兄的人呢?”

    青梅道:“那更是一个也没看见,他们追不上我们啦。”

    两人遂不再说话。

    那天夜里月亮早早地落下了山,沈瑄正睡得香甜,忽然笃的一声,把他吵醒了,却是从邻船上发出。他侧耳听着,过了一会儿,又是笃笃两声。

    “不好, 有人凿船!”

    沈瑄翻身起来,滑入水中,向邻船潜游过去,果然看见一个黑影悬在船底下。沈瑄虽然武技平平,水下的功夫却极好。水下使不了剑,他抄了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漂到那人背后。那人毫无知觉。沈瑄对准他的后颈将匕首插了进去,直穿脖颈。那人低吼一声,就沉了下去。这时另一条黑影从沈瑄身后直扑过来。沈瑄只作不知,待他双手要扼住自己咽喉时,反手一扎,匕首刺向那人中胸,顿时又结果了一个。却见对方另一个人远远逃走了。沈瑄看见船底已经哗哗地漏水了,赶快爬上船去,冲进船舱内拉了一个人出来:“快走!”

    拉出的是青衣女孩青梅,她哭喊着:“坏蛋,我跟你拼了!”就朝沈瑄胸口撞过来。

    沈瑄急道:“船都快沉了,别闹了!”正甩不开青梅,却看见船已将入水,一个戴着面幕斗笠的乌衣女郎立在甲板上摇摇欲坠。

    那女郎呼道:“青梅,告诉阿耶给我报仇!”旋即跳到水里。沈瑄一怔,用力一挥,把青梅抛到自己船上,赶快下水救人。好在他动作快,一会儿就把女郎接住。

    刚浮出水,忽见水面上一下子红光灼灼,灯火通明。十几只大大小小的渔船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船上点着红纸灯笼,上书大大的“网”字。红光下立着一队一队渔人打扮的汉子,手持钢叉,杀气腾腾。

    最大的一只船上,一个光头赤脚、项戴钢圈的家伙大声喝道:“这是哪一路上的朋友,来搅我们渔网帮的大事?先把万儿留下来。”

    沈瑄看见招来这么些人,不免有些后悔,还不知道人家闹的怎么回事、谁是谁非,就先伤了两条人命。看来不能善罢,只得道:“无名之辈,说了你也不知道。”

    不料那头儿听他如此说,反以为是高人,一时不敢造次,道:“这妖女为祸一方,我渔网帮捉了她意欲为民除害,你不要管闲事!”

    “你胡说八道!”青梅尖叫道。

    沈瑄听见“妖女”二字,朝那女郎看了看,见她面幕遮脸,犹自昏迷着,一袭黑色长裙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忽然觉得这情形似曾相识,不由得心中叹息。他扶起女郎往背心一拍,女郎就吐出一口水醒了过来。沈瑄把匕首抛给她,站起来对那头领道:“只要我在,不容你们伤害这两位娘子!”

    那十来艘渔船呼啦啦地围了上来,一个精壮汉子跳到沈瑄面前:“领教!”

    沈瑄见他的渔叉上套着七个金环,而一般喽啰的渔叉上只有一两个,料想是帮中强手,只好小心行事。他抽出长剑,亮了一个“落霞孤鹜”的剑式,却是洞庭剑法的起式之一。那汉子愣了愣,哼了一声,横叉而上。沈瑄此时修习洞庭剑法已有时日,又得蒋灵骞和王师兄的指点,对付一般江湖汉子已然不在话下。可是渔网帮虽然是一个草莽帮派,这汉子也并不是容易相与之辈。拆了几招下来,沈瑄渐落下风。但他心思机敏,已看出对方其实并未胜过自己多少,只是好像对洞庭剑法很熟,一招一式都懂得如何拆解闪避——必定是因为这里离君山不远,洞庭剑法他们平日里见也见得多了。这样想着,沈瑄脚下就轻快起来,手腕忽地一转,把汉子的渔叉带得几乎脱手,七个金环丁零当啷直响。那汉子一惊,这一招从未见过。原来却是天台宗的梦游剑法,其中一招“水澹澹兮生烟”。沈瑄见状,索性用天台剑法与他打起来。那汉子的鱼叉究竟太过直来直去,对这从未见过的灵巧诡异的剑术显得毫无办法。沈瑄忽上忽下,时左时右,一剑一剑地向他门面逼去,那汉子退避不及掉到了水里。

    沈瑄轻轻一闪纵到船头,正要乘胜追击,青梅却在后面大喊:“快来救我娘子!”

    回头一看,两个打手已然上船围住了乌衣女郎。那小娘子两手握住匕首,向来人砍去。青梅抱着一人的腰狠命往后拽。以这两个女子的架势看来,竟似从来没有练过武技的。沈瑄有点诧异,飞身过去,一脚把一个打手踢进了水里,又一剑砍倒了另外一个,拉过两个女孩儿来,打算带着她们先走为上。

    只是四周被对方围得像铁桶一样,从哪里出去呢?

    这时大船上的头领挥着渔叉往这边跳了过来,渔叉上九只金环震得哗啦啦响。。沈瑄灵机一动,一手拎起一个女孩,猛一提气,竟然冲着那头领飞了过去。这一招甚是奏效。那头领此时兀自在空中,他本来轻功平平,无法凌空转身相赶,沈瑄又飞得比他头顶还高出几尺,拦也拦不住,只得落在船上再转身追去。不过沈瑄也是行险,他提了两个人在手里,功力大减,倘若飞得稍微不够高,就被渔叉刺死了。所以这一跃竟是尽了平生力气。那些小喽啰们这才反应过来,却看见沈瑄落地之处是一片水面,又欢呼起来。

    沈瑄只得再一提气,竟然轻轻地踩在水面上没有下沉,于是定住气息,踏着水面往前奔去。他本来没有练到水上漂的“玉燕功”,只能做陆上的“踏莎行”。也是他内功很好,这时情急之下,把“踏莎行”深化为“玉燕功”,提着两个人竟还作起了蜻蜓点水之舞。渔网帮的人不免被这轻功吓呆了,等到想起追赶时,沈瑄已经跑远。

    到了陆上,脚下“踏莎”不停,隐隐听见有人喊站住,更是快马加鞭,直把两个女孩带出一百多里地,才在一片林子里停下。乌衣女郎整整面幕,就要拜谢沈瑄,青梅也跟着拜下。沈瑄连忙止住,询问二女的姓氏乡籍。乌衣女郎却道:“我们私自出行,来历不便对人说。郎君救命大恩难报。只是郎君虽侥幸带我们逃出,却总归不是渔网帮帮主的对手。我们不敢拖累你。”

    沈瑄想,这女郎竟也能看出我武技平平,却像是个有见识的,笑道:“不是在激我吧?某虽不才,但既然已经揽下了这桩事,怎好把你们半路丢下?娘子要去哪里,我送你们一程吧。”

    乌衣女郎立着不言,沈瑄觉得她正从面幕后面盯着自己。过了一会儿,才听她道:“不必了,我们自己会小心。”说着与沈瑄道了别,领着青梅竟自去了。沈瑄倒不料这女郎冷漠如是,不免惊愕。转念一想,她一个弱质千金独自出门,自然戒心重重,不轻许人的,也就不以为意。

    沈瑄究竟江湖阅历太少,得罪了称霸一方的渔网帮却不知隐藏。他与二女分别后,再去雇船,不料船才到湖心,他就落到了艄公手里。艄公旋即将船撑入一个汊港,将他带上岸,原来到了渔网帮的老巢。

    沈瑄被套在一张渔网里去见帮主。渔网帮帮主胡正勇正懒洋洋地斜在藤椅上,身边倒着一根九个金环的渔叉。胡正勇头顶精光发亮,几乎盖过了脖子上的金项圈。沈瑄四处望望,发现那两个女孩也被捉来了,缚在椅子上。只是那乌衣女郎面幕还好好地罩着,想来未受多大苦楚。

    胡正勇道:“小子,嗯,你叫沈瑄。以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从老子手下救人!你这样的人,老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沈瑄默默不语,心中却在盘算如何脱身救人。

    胡正勇又道:“我要是这就蒸了你下酒,只怕你觉得我只会暗算你,气苦不服,连肉也酸了。我这就放你出来,咱们真刀真枪比试一场,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沈瑄心中一亮,却道:“你就不想想若是我胜了呢?我可要带她俩走了。”

    胡正勇哈哈大笑:“爷爷今天开心,拿你玩玩,你当你是谁?”说着就将九环渔叉伸过来,挑开沈瑄的渔网。他这一手却不甚漂亮,渔网割开,沈瑄的衣裳也划破了几处。沈瑄冷笑一声,抖了抖身子轻轻跃出。却听啪的一声,一件东西掉下来。胡正勇扑过去就抢在手里,一看脸色就变了:“你认得楼荻飞?”

    沈瑄看见自己落下的东西是楼荻飞的鬼脸木雕,遂不置可否:“原来你也认得。”

    胡正勇龇牙咧嘴冷笑道:“不错不错,楼荻飞是我们渔网帮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他的爪牙竟然会送上门来让兄弟们收拾,看来今天可要招待你好好享受一番啦。”

    沈瑄硬着头皮道:“好啊!”

    胡正勇眯着眼睛看了他一回,呵呵笑起来:“原来真不是冒牌的!来来来,沈君,请上座,适才小的们多有得罪。”

    沈瑄看他前倨后恭,态度倒也诚恳,方信楼荻飞的鬼脸的确威力无穷,在这渔网帮也能镇住人。于是他也拿了一张笑脸出来:“想不到胡帮主与楼兄有旧,真是四海皆兄弟。那么胡帮主看在我楼兄分儿上,是否索性也成全了小弟这番义举,放过这两个小娘子?”

    胡正勇的脸色顿时又变了,沉吟道:“沈君,我们最多只能把这个小丫鬟给你。”

    沈瑄道:“这么不给面子吗?”

    胡正勇道:“楼大侠于我们渔网帮有恩。本来沈君有话,别说两个小娘子,金山银山也就给了。但捉拿这两个人,却不是渔网帮的事情。给话儿的人势力太大,我们办砸了吃罪不起。所以说嘛,人是不能放的,就算将来楼大侠怪罪,也是没办法的事。”

    沈瑄问:“谁让你们干的?”胡正勇一声不吭。沈瑄怒从心中起,刚刚变脸,忽听得乌衣女郎干咳了一声,不由得住手。胡正勇却像没看见似的:“请阁下海涵!”

    沈瑄心想,昨日与拿七环鱼叉的汉子打,也只能略胜一筹,倘若与这胡正勇动手,胜算其实极少,胜不了他,仍是徒然误事。反正他们既是受人之命,想来一时也不敢侵犯二女,还可再图后计。遂佯作镇定道:“如此我也不管了,随你吧。不过我要先问问她俩几句话。”也不管胡正勇答不答应,就走到乌衣女郎身边。

    那女郎微微叹息道:“离群孤羊,永无出头之日。我命如此,郎君不必再问了。这只镯子留与郎君做纪念吧!”说着褪下一只赤玉手镯来塞到沈瑄手里。沈瑄简直莫名其妙。他本想探问二女的来历再设法营救,不料乌衣女郎说了这么些不着边际的话就不开口了。

    沈瑄是个机敏人,料她必有深意。当时藏好镯子,别了胡正勇等人出来。

    赤玉手镯,或者是要他带信,以作凭记,但究竟带话给谁呢?他坐在湖岸边揣想女郎的话,什么“离群孤羊,无出头之日,我命如此”之类。“无出头,出无头,莫非是个‘山’字?”沈瑄究竟聪明,一忽儿就想到了。那么孤羊离群,一定是“君”字了。想到这里心中一热,女郎只说“君山”两字,十有八九是指要他到三醉宫求援。难道她竟然是洞庭门人?为什么又不会武技呢?

    沈瑄也不及细想,立刻向洞庭湖北的君山赶去。洞庭湖太大,南北也要几日路程,想想不免心焦。他走着口渴,便到路边一家茶馆买碗茶喝。哪知茶碗端到跟前,竟然嗅到一缕迷药的气息。也是沈瑄从小习医弄药,对这些分外敏感,旁人下药轻易瞒不过他。只是此时却不知对头是谁,沈瑄略一思索,佯装喝了一口茶,然后倒在桌子上,却半睁着眼睛,看见一个人影快步走到他身旁。那人似要对他下手了,沈瑄猛地坐起来,以极快的手法点遍他周身诸穴。那人没有防备,顿时瘫倒。沈瑄扳过他脸一看,竟然还是认识的。那人是个文雅清秀的小郎君,正是在钟山上见过的吴剑知的长子吴霆。

    沈瑄又惊又笑,把吴霆拖到了外面无人处,笑道:“堂堂的三醉宫吴少侠,竟然用迷药暗算人!”

    吴霆哼了一声道:“对付天台妖人,还要讲武林规矩吗?”

    沈瑄一听这话,心里不禁咯噔一声:又是两派仇怨!他已听出吴霆有所误会,若在平日,一定不屑于辩白,只是现在还有乌衣女郎的要紧事情,事关洞庭宗,须得问问吴霆。他只道:“我不是天台宗的人,你弄错了。”

    吴霆道:“算了吧,你的轻功我看得一清二楚,何必隐瞒!你告诉我,你把她俩藏哪里了?”原来昨日沈瑄以天台轻功携二女逃逸,俱被吴霆看在眼里,只是追不上。

    沈瑄此时已猜出,吴霆多半是出来寻找两个女郎的,只不知该上何处营救,遂道:“那我还会洞庭宗的剑法呢,你认不认我是洞庭宗的?我昨日好意救她二人,倒说我妖人,你只看看这个,认得吗?”说着伸出右手,亮出腕上的赤玉镯子。

    吴霆一看就急了,忙问道:“哪里来的?”忽然看见沈瑄腕上的阴阳剑,惊讶道,“你是谁?”

    沈瑄道:“记得沈瑄吗?”

    吴霆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一跃而起,将他抱住:“表弟!什么时候回来的?”

    故人相认,沈瑄也很感慨。两人匆匆叙了一番别情,也无暇细述,沈瑄就急忙说了乌衣女郎的事。原来女郎是吴霆的妹妹,名唤吴霜。沈瑄离开洞庭湖时,吴霜还在襁褓之中,如今已然十八岁了。她为什么会带着小鬟离家出走,吴霆一直不提。沈瑄料他家别有隐衷,也不便多问。

    两人再找到渔网帮,吴霆只是要胡正勇放人。胡正勇殷情敷衍,却死不认账。吴霆道:“胡正勇,你们渔网帮与我们三醉宫的渊源也不算浅了,二十年前你们陈老帮主就说过,唯三醉宫马首是瞻。我们从来不敢在江湖朋友面前称王称霸,但此番你们竟然侵犯到我们头上来,就不怕将来在这八百里洞庭,找不着场子吗?”

    岂料胡正勇对这话只是笑嘻嘻无动于衷:“场子嘛,那也是人给的。二十年前的话怎作得数?事过境迁喽。而今这世道,还说什么称王称霸,难啊……”言语中轻蔑调侃,竟是说三醉宫江河日下,今非昔比,谁还理会来。

    吴霆气愤不过,抽出长剑就与胡正勇对打起来。沈瑄也在一旁掠阵。吴霆的洞庭剑法练得年深日久,加上他临敌经验也足,自然胜过沈瑄。两人翻翻滚滚拆了几十招,吴霆渐占上风。胡正勇看看不行,忽然把渔叉一扔,掉头就往湖岸池塘那边跑。吴霆追了出去,却看见胡正勇立在一只小船上,不住地打拱作揖:“吴少侠,人是实在不能放的,还请体谅小人则个!”

    只见胡正勇扬扬手,艄公就把竹篙一撑,似要离岸而去。吴霆恐他逃走,连忙赶来,翻身一跃,要到那小船上去。不料这船竟然是没有底的,吴霆待得看清楚,已经无处落脚,一下子跌进了水里。胡正勇呼哨一声,水面上就冒出一圈人头来。那些汉子各执一张大渔网的一角,飞也似的游上岸来,把渔网一收,落汤鸡似的吴霆就陷在了渔网中动弹不得。这渔网帮的绝技“渔网大阵”,他们是练得精熟的。

    这边岸上,另一群渔网帮众举着一张大网就朝沈瑄扑过来。沈瑄已看见吴霆在渔网中又劈又砍,却一根网丝都弄不断,料想这渔网非常物所制,自己万一落进去就麻烦了。敌人又众,一个一个击倒也来不及了。没有办法,只好又使出轻功来向后跃去,希图逃过这张网。不料尚在空中,就已看见自己落地之处,另一群渔网帮的人牵着一张大网在等着他。此时再要转向,已然来不及了。

    正在焦急时,忽然天空中噼噼啪啪地洒下了一阵黑点,那群牵网的人应声而倒,在地上疼得打滚。接着又是一阵,沈瑄却看清是暗器铁莲子,天女散花般地撒下来。渔网帮的人纷纷抱头鼠窜。沈瑄虽然落在了网中央,可也没人来收网捉他了。正在万幸,忽然觉得腿上一阵冰凉刺痛,接着头晕目眩倒了下去。昏迷中觉得有人将他拎了起来,远远地逃去。

    沈瑄醒来时,发现自己安安静静地躺在一间小小的茅屋里,身上盖着薄薄的花被。窗外吹来一阵湖风,携着荷塘的清香。

    “醒了吗?”一个温柔的女子声音问道。

    沈瑄一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见一个面若芙蓉的女郎捧了一碗荷叶粥,笑吟吟地过来了。竟然是一年不见的乐秀宁!沈瑄此时在落魄危难之中,忽然见到这个亲切如长姊的师姊,又是伤心又是激动,一时间似有千言万语却又无从说起,只叫了一声:“秀阿姊……”就说不下去了。

    乐秀宁宽和地笑了笑,把荷叶粥递给他,道:“偏巧你自己身上还带有蛇毒解药,我给你喂了一枚,现在好些吗?”原来渔网帮甚是狡黠,套沈瑄的那个网上缠有许多毒蛇,虽然乐秀宁及时驱走众人,沈瑄还是着了蛇毒的道儿。所幸这蛇毒比起丐帮的金环蛇差得远了,沈瑄自己的解药足以抵御。沈瑄一边喝粥,一边问乐秀宁从何而来。原来沈瑄在庐山上大出风头,传到了乐秀宁耳中。乐秀宁料想他将去洞庭湖,一路追到这里,正巧碰上了渔网帮的事情,就设法救出沈瑄。

    沈瑄说起吴霆兄妹陷在渔网帮中,问乐秀宁如何解救,乐秀宁颦眉道:“我虽能暗器偷袭救你,若论武技,一样不是胡正勇对手。何况据你说,渔网帮只怕别有后台。不如这样,你暂且留在这里,刺探情形,我赶快到三醉宫报信,让吴师伯带人来。”

    计议已定,乐秀宁匆匆上路而去。沈瑄在小屋外面待了一会儿,忽然路上刮过一阵熏风,几乎迷了人眼睛,风中却有一个人影晃动。那人走到沈瑄面前停下来瞧着。沈瑄一看,是一个青色衣裙、长发银冠的女子。原来是在庐山竹林里见过的三个仙使之一,却不知是哪一位。那仙使目光古古怪怪,看了沈瑄一会儿,忽然道:“跟我来!”

    沈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仙使扣住了手。他使劲想甩开,不料那仙使手上竟有一股奇大的力量将他的手吸住,非但无法挣脱,连身上的武技都使不出来了。

    仙使拖着沈瑄七转八转,竟然又来到了渔网帮的寨子门前。两个小喽啰看见仙使,忙不迭地趴下磕头。仙使拉着沈瑄长驱直入,胡正勇早已慌慌张张跑出来,跪拜道:“不知微雨使圣驾光临,有失远迎,胡某万死万死!”磕头磕得跟捣蒜似的。

    沈瑄这才知道这是第二个仙使微雨。微雨大剌剌地坐在主位上,冷冷道:“起来说话。”

    胡正勇又磕了一个头才爬起来,看见沈瑄在微雨身后,颇为讶异又不敢问。微雨道:“胡正勇,你的事情办得怎样?”

    胡正勇掩不住得意之色,道:“托仙姑她老人家和诸位仙使的福,找到一个女子,还算看得过去。”又回头招呼道,“把人带上来,给仙使过过目!”

    吴霜被拖到了微雨面前。微雨迟疑了一下,略略拨了拨她的面幕,然后点点头,问:“很不错,刘伥那家伙见了,定然神魂颠倒,再不用我们操心。这是什么人?”

    胡正勇笑道:“不瞒仙使说,这是三醉宫吴剑知的千金。她可是我们湖湘一带大名鼎鼎的美女。”

    微雨眉毛一挑,笑道:“你好大胆子,在洞庭湖边讨饭吃,竟然敢去动吴剑知的女儿!”

    胡正勇嘿嘿笑道:“洞庭宗也就是末路黄花,没几口气啦!樊仙姑派下的事情,小的们怎能不尽心尽力地办,别说是吴剑知的女儿,就是玉皇大帝的公主、天王老子的千金,也得抢了来!”

    微雨道:“很好,你办事这样忠心耿耿,师父一定高兴。我这次来时,师父就说,倘若你干得好,就叫你这次带了这女子进宫去,师父她要亲自见见你。若讨得了她老人家欢心,只怕还能留在身边重用。”

    胡正勇眨巴眨巴眼睛,几乎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微雨又说:“进宫有进宫的规矩,你是知道的,赶紧的吧。”说着扔给他一把匕首。沈瑄想,什么规矩呢?

    胡正勇接过匕首,脸色忽地惨白,哆哆嗦嗦道:“仙使,这个……”

    微雨瞪着眼睛道:“怎么,你不想去拜见我师父吗?”

    胡正勇道:“哪里,哪里……仙使,等我到了广州……进宫之前……再……再……再净身……行不行?”

    微雨道:“什么话!这女子将来要做王妃的,你若是个男人,怎放心让你一路相伴?”

    胡正勇只是苦苦哀求道:“求仙使通融,胡某什么都可以答应……”沈瑄这时已明白了,原来广州的汉王采选宫嫔,不知怎么这些江湖人士也卷了进去。汉王刘伥确有规定,无论大臣学者、道人武士,但凡踏入王宫一步,都须净身,否则无法被信任,一时江湖上引为异谈。沈瑄虽然厌恨胡正勇的卑劣无耻,看他被逼成这个样子也是哭笑不得。

    微雨不耐烦道:“男子汉大丈夫,哼哼唧唧像什么样子!你自己下不了手,我叫人帮你!沈郎中,你去帮胡帮主一把!”

    沈瑄摇头道:“这种手术,我可不会做。”胡正勇禁不住感激地看了沈瑄一眼。

    微雨忽然倒在椅子上哈哈大笑起来:“胡正勇呀胡正勇,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呀!”

    沈瑄听她声音有异,愕然望去,只见微雨站起身来,忽地大袖一挥,盖到自己脸上。转过身来,纱裙、长发纷纷落地,原形显出,却是楼荻飞!

    胡正勇抬头看看楼荻飞,一张马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终于搭讪道:“楼大侠,你怎么跟兄弟开这种玩笑?”

    楼荻飞懒懒地靠在椅子上,道:“兄弟?不敢,不敢,我是你什么兄弟?你当初发的誓言,原来一钱不值。我跟你说过的话全是耳旁风。还是扮个道姑来得有面子,是不是?”

    胡正勇慌慌张张地说:“楼君,兄弟也是不得已。兄弟自蒙您教诲,也知道要行好向善。这一回,兄弟被逼无奈……自从前年您走以后,南边总是有人过来走动,我打不过他们,不得不听话,我也是为了一帮弟兄的生计着想……”

    楼荻飞道:“今日事情怎样了结?你先请洞庭宗吴少侠出来。”

    吴霆与楼荻飞是旧识,这时与沈瑄三人见了礼。胡正勇忙不迭地赔礼求饶。最后还是楼荻飞留下了话:“我现有要事在身,没工夫跟你缠,这笔账先记下。倘若你真觉得渔网帮跟着樊胡子混很好,那也随你。”

    三人一道出来,青梅扶了吴霜跟在吴霆后面,胡正勇送到寨门外,还一个劲儿叨念“再也不敢”之类的话。沈瑄没想到这么快又与楼荻飞重逢,心里喜不自胜,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却是乐秀宁在路上向乔装的楼荻飞问路,楼荻飞才得知此事,匆匆赶来摆平。楼荻飞又道:“我本来去南边办一件事,后来得到消息,不用去了,遂打算上三醉宫找吴掌门。”

    吴霆会意,却瞟了他妹妹一眼,道:“慢慢再说吧。只是广州那边,最近动静很大是吧?”

    沈瑄忍不住问道:“楼兄,所谓樊仙姑,和一个叫卢侍中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楼荻飞道:“樊胡子是个道姑,颇有一些手腕,她的师父是巫山老祖任风潮。只因现今的汉王刘伥是个少见的昏君,既不相信文臣,也不倚重武将,只听几个宦官和宫女的话,所以才有凡入宫者必净身的话——我猜也多半是那几个受宠内官、宫女怂恿的。像内官宋求奇、徐泰,宫女卢琼仙、黄琼芝,都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人。偏这刘伥还信奉道教,这帮人就找来了巫山老祖的女弟子樊胡子。从此刘伥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樊胡子请乩仙,装神弄鬼一番。樊胡子说什么他都深信不疑,所以更是被这伙人牢牢控制住。而你说的那个卢侍中,就是宫女卢琼仙,她和黄琼芝两个极为受宠,权倾内廷。刘伥甚至正儿八经地封她俩做侍中,掌管朝政。在南汉的深宫内苑,她们俩有一个巢穴,叫作沉香社,据说里面十分奢华,养着许多为她们效力的人。”

    沈瑄讶异道:“你说这个侍中,原是个女人?”他这才想到,庐山上见到的卢琼仙的确面目秀美、声音尖利,只是他一听“侍中”二字,根本没往那边想。

    楼荻飞道:“你大概更想不到,这两人不仅有手腕,而且武艺高强。她们本来是庐山宗门下的弟子,因放浪不检被革出门庭,却在汉王宫中混到炙手可热,还和樊胡子拜了把子。三人勾结一处,骄奢淫逸,任情杀人,把广州变得像活地狱。”

    沈瑄道:“庐山门下出了这种弟子,你们就不管管?”

    楼荻飞冷笑道:“家师舍不得下手啊!卢琼仙是他的亲侄女,极受宠爱。当初犯了门规,本该论死,师父心软放她走了。如今她羽翼丰满,谁还管得了!”

    怪不得那日在庐山上,卢淡心对“卢侍中”是那样的反应。

    楼荻飞道:“如今天下四分五裂,狼烟四起,民不聊生。如长沙马殷父子,如钱塘几代国主,都是保境安民,图个太平无事。广州汉王却是横征暴敛、利欲熏心,总想天下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中才好。像收服渔网帮这类事情,就是先行控制一些江湖上的力量,以便将来为他所用。

    “罗浮山汤氏是岭南的武林世家,武技卓绝,一向尊贵自重。汤铁崖又是江湖上有名的倔强脾气,自己就一向颐指气使惯了,如何肯对汉王手下这些牛鬼蛇神低头?偏偏他们又在樊胡子眼皮底下,樊胡子自然容不得,一心要把家门口打扫干净。我这次到南方去,为的就是这件事。后来听说汤铁崖也离开了罗浮山,我想此事或者有变,就半路退回。”

    沈瑄问道:“那么庐山是决意助汤家一臂之力了?”

    楼荻飞微微一笑,道:“见机而行。汤家也算武林同道,汤铁崖虽然霸道,却不失为一条硬汉。若能保住了汤家,也就有人在岭南牵制樊胡子了。”

    吴霆听了,点头称是,又道:“其实汤慕龙这个人倒是很不错。”却看见前面路边,一个女子翘首望着他们,遂道,“那便是乐秀宁师妹吗?”

    正是乐秀宁受了楼荻飞之命等在这里,大家彼此见过礼,吴霆又不免说了一番感激的话。乐秀宁道:“我们几个都是一门子弟,累代世交,不幸幼年失散,天各一方。如今竟然重聚在一起,岂非天幸!”

    吴霆也道:“楼君也是洞庭宗至交,现下大家一道回三醉宫去,父亲不知高兴成怎样!”

    沈瑄却看见吴霜带着青梅一直远远地站着,并不与大家讲话。吴霆遂呼道:“妹妹,过来吧,这里都不是外人。”

    吴霜走过来,犹豫了一回,就把面幕揭开,沈瑄这才第一次看见她的脸。虽是风尘之中,依然琼林玉树,光彩照人,一时间天色都明媚起来。这样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