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七回 诗剑玲珑
    匆匆张罗了一顿早饭,两人便上路向金陵城中赶去。沈瑄恐怕蒋灵骞又伤了腿,不敢让她再骑马,就租了一辆大车,让她坐在车中,自己套上那两匹马在前面赶着。大车十分破旧,吱吱呀呀走不了多快。走到一段荒僻的古道上,忽然几骑人马从道旁的树丛后面窜出来,将大车团团围住。沈瑄连忙勒住马,一看为首的那个来人,不觉好笑,心想:杀人放火的奸细可真的到了。

    徐栊在马上作揖道:“沈郎中别来无恙?”

    沈瑄道:“多谢徐执事挂记。不知钱公子可否脱险,区区武技低微,自身难保,没能救助朋友,实在惭愧得紧。”沈瑄看见徐栊一干人风尘仆仆、满面烟火,早已猜到昨晚镇上那把火定是他们放的,是以趁火打劫救出钱丹。他这一两日跟着蒋灵骞在一起,没顾得上寻找钱丹,于朋友情面上十分过意不去。

    徐栊客客气气地说:“哪里话,前日里那样险恶情形里,郎中奋不顾身回护公子的性命,这番高义,令人钦佩。我们这些人都是感激不尽。将来禀明了我家夫人,夫人必然重重有谢。”

    沈瑄心不在焉道:“那倒不必,公子人呢?”

    徐栊道:“唉,我家公子人倒是聪明伶俐,可胆子也太大了点。昨晚上弟兄们费尽周折、损兵折将,好不容易将他从那些亡命之徒手中救出,谁知我一转身,他又跑了。不说弟兄们一夜的辛苦付诸东流,这金陵城内外如今戒备森严,万一又入虎口可如何是好,你说是不是?真是急死人了,只盼公子就算不畏江湖艰险,哪怕稍许怜惜一下我们这些人的苦心也好。”

    沈瑄点点头,心道:那你还不快去找,跟我啰唆什么?忽然见他眼望着大车,顿时明白了:这干人找不到钱丹,撞见我驾车赶路,一定以为钱丹还和我在一起,躲在了车中不见他们。那么将车子打开任他们看看,知道钱丹不在,也不用跟我纠缠了。他正要表白,忽然想起来,这车子可不能打开。

    徐栊等人见他犹疑不决,更无疑虑,冲着车内大声嚷道:“小公子,你还是出来吧!”

    车中既无人答应,徐栊也不管那么多,策马奔将过去,就要撩开车门。沈瑄惊呼道:“徐执事使不得!车中可不是小公子。”沈瑄想到蒋灵骞与夜来夫人为敌,双方多半认得,此时不照面也罢了,若徐栊真的冲撞了蒋灵骞,又免不了一番恶斗。他以马鞭代剑去挡徐栊,同时叫道:“车中女眷,不便见人。”

    徐栊是王府中办事的人,极有规矩的。听他说是女眷,虽然不相信,还是不禁勒住马,愣了愣,恼怒道:“沈郎中,你知书识理,总该明白些事体,不至护着公子胡闹。”

    沈瑄正作没理会处,车门却吱呀一声开了。蒋灵骞柔声道:“沈郎,你这些朋友可真难缠得紧。就让他们看看,哪里有钱丹?”

    徐栊朝车内望去,蒋灵骞背对着他,看不见脸,但身形袅娜,长发披肩,显然是个少年女子。车厢甚是窄小,看来也容不下第二人藏身。徐栊只得讪讪道:“这可是得罪了,请小娘子念在我们觅主心切,不要见怪。”

    蒋灵骞掩上车门,笑道:“你们是沈郎朋友的手下人,我不见怪。”

    徐栊一听,更不好意思,回头对沈瑄寒暄道:“不知沈郎中现在上哪里?”

    沈瑄道:“我护送这位小娘子去一个地方,然后就回家。”

    徐栊道:“那么一路小心。我们去找小公子,不打扰了。”

    旁边一个侍卫递上一只包裹给沈瑄,徐栊道:“小公子与郎中留在客栈里的盘缠衣物,我们取了出来,郎中你的东西,还是带上吧。后会有期!”

    沈瑄将包裹递给车中的蒋灵骞,道:“多谢执事,后会有期!”

    徐栊等人策马远去,沈瑄想了想,又道:“你们找钱丹,须跟着放毒蛇咬他的人。”

    徐栊遥拜道:“多谢指点。”

    沈瑄看他走远,却听见车中蒋灵骞悠悠道:“下次碰见,可没这么容易了。”

    沈瑄知道她今日出来解围不露真面目,其实是体谅自己,放过了敌人,心中好生感激,但也隐隐不安起来。蒋灵骞却忽然说道:“沈郎,你这包里装了什么,这般沉重?”沈瑄不解,走到车门边,在蒋灵骞膝上解开包裹察看。除却自己的几件换洗衣物、书籍纸笔之类,竟然凭空多了一包金叶子出来。他旋即醒悟:这是徐栊给他的。想来徐栊见钱丹与沈瑄交好,故而示以重惠,大约是希望他食人之禄,今后少不了还得替钱丹卖命。沈瑄生气地说:“这个徐栊未免小看人了,我还给他去。”说着就要骑马去追赶。

    “哎,哎,”蒋灵骞忙不迭地阻拦,“我知道你得不得这包金叶子都是钱丹两肋插刀的朋友,但何必向小人表白?你这会子还给他,他还道你必定是不买账,又要惹麻烦。”

    沈瑄心想也是,道:“那怎么办?”

    蒋灵骞笑道:“拿着用呗!夜来夫人有的是钱,用她一点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现下要住在金陵城里,正没开销呢,可不是雪中送炭!钱是好的,这件东西却也好玩得紧。沈郎,我竟从没发现你还会这些歪门邪道。”

    沈瑄莫名其妙,见她打开了一个皮袋子,摆弄起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毛笔、颜料、面团、假发,甚至还有几张可怖的人皮面具。蒋灵骞挑出一张面具蒙在脸上,从两个洞中露出大眼睛,向沈瑄眨了眨。沈瑄奇道:“这些改装易容的东西可不是我的,徐栊弄错了。”

    “是吗?那大约是钱丹的吧。”蒋灵骞漫不经心地说。

    沈瑄道:“不错,大约我们俩东西放在一处,徐栊分不清,只道这种东西一定不是他们公子的,就拿来给了我。”嘴上如此说,心里还是疑惑。倘若钱丹会改装易容,那天何不改了容貌再上钟山?倒只是换了身衣裳,终究被人认了出来。

    他看见那杆毛笔上刻了一个“楼”字,除此别无表记。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大约凑巧到了自己这里,也懒得追究了。他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蒋灵骞却兴致勃勃研习起来,一忽儿画成一个老太婆,一忽儿又变成了少年书生,时时叫沈瑄回过头来看像不像。

    废园建在城北的玄武湖上,约有十来亩地,雕梁画栋,精巧无伦。范家是金陵世家,又历代与皇室结缘,那种阔绰排场自不用提。这园子十年前就无人居住了,渐渐地疏于看管,这一两年间又纷纷扬扬地说闹鬼,更是人迹不至。一处处尽是蛛网尘絮、断墙残垣,名香异卉都变作了荒草野花、藤葛荆棘,倒也生得欣欣向荣、姹紫嫣红。水边尽是一片片白蒙蒙的芦花荡、莲藕塘,守着风光秀丽、烟波浩渺的玄武湖,倒有九分像葫芦湾的情形。沈瑄和蒋灵骞在水边选了一处极幽僻的所在,清风明月地住了下来。 毕竟还是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沈瑄未敢大意。第一天晚上,久久睡不着,睁着眼睛一动也不动。更鼓响了三下,房上窸窸窣窣的似乎有人行走。他悄悄爬起来,走到蒋灵骞窗下,听听里头并无动静。忽然东北角一处飞檐上,一条黑影大鸟一般一掠而过,倒吓了他一大跳。他静静地等了许久,大鸟没有再来。 沈瑄心想:大概这就是鬼吧。等到五更天,自己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将此事告诉蒋灵骞,蒋灵骞道:“我也听见了,只是起不来。那人围着这两间屋子转了一两圈就走了,似乎武技还不弱,不知是什么人。我可悄悄地把剑都扣在手上了。你今日出门去买一把剑吧,以防万一。看看今晚有什么动静。如果是范家的人,我们只好赶快走为上。” 沈瑄正要出去,蒋灵骞又一把拉住他,道:“我给你化化装,只怕金陵城中还有人记得你这钱塘奸细的脸。”蒋灵骞取出那天那个从天而降的化装包裹,给沈瑄涂抹了一番。她一路上在大车里琢磨改装易容术,此时操练起来,已十分娴熟。沈瑄往镜子里一瞧,竟然出现了一张楼荻飞的脸,笑道:“你把我扮个无名小卒也罢了,扮成大名鼎鼎的庐山楼君,岂不是太容易露马脚?” 蒋灵骞道:“你放心,楼荻飞早回庐山去了。他这人高傲得紧,又有庐山宗做后盾,没人敢招惹他。我便是要你扮作这鼻子朝天的家伙,看他如何!” 沈瑄一笑,就出去了,临出门又交代一句:“你好好待在床上,不要下来乱跑。”   沈瑄出去后,蒋灵骞抽出自己那杆竹箫,却并不吹,只是出神。忽然一柄匕首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蒋灵骞急忙抬腕,用竹箫一格,匕首横飞了出去,插在窗棂上。窗外一声嘿嘿冷笑,有人说道:“蒋小娘子好身手!” 蒋灵骞竹箫一挡之时,察觉出那匕首虽然极平稳,但力道甚微,知道窗外那人功夫了得,却无加害之意。听他说话声音阴郁苍凉,但好像年岁也并不大。她此时动弹不得,只好隐忍道:“尊驾有什么指教,不妨进门说话。” “那倒不必了。”那人说道,蒋灵骞心里一宽,“蒋小娘子,你不跟着你那姓钱的义兄在一起,躲到这里来干什么?” 蒋灵骞愤愤道:“我爱待在哪里,跟你有关系吗?”话音未落,突然乒的一声,她掷出剑鞘,将那扇窗户一击而开。 那人居然不动声色,抬手截住了剑鞘,淡淡道:“干什么?” 蒋灵骞道:“看看你是谁呀。” 那人逆光站着,只有一个黑黑的侧影,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面容,只见身形冷然峭立。蒋灵骞直觉之间,猜到他一定不是范家的人。那人问道:“看见我是谁了吗?” 蒋灵骞道:“我不认得你。” 那人悠悠道:“孤魂野鬼一个,你自然不认得。但是蒋小娘子,你的事情我大约都知道。” 蒋灵骞笑道:“你消息很灵通啊!你想要我怎样,才不向钱九他们告密?” 那人冷冷道:“谁管你的闲事!但这个地方本是我先来,你后到。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想赶你走,但倘若你插手我的事情,我就容不下你和你的情郎!” 蒋灵骞听到最后几个字,不禁面红耳赤,待要发作,抬头一看,他已经不知哪里去了,心想:你道我有心情管你的闲事吗?她猜想这人只怕也是范家的对头,埋伏此处有所图谋:最好你们两边闹个不可开交,我们在这里就更安全了。 沈瑄回来,蒋灵骞将此事说了,最后一句当然不提。沈瑄道:“如此甚好。但也说不定是敌人的缓兵之计。须得再看两夜。你猜我今日出去,遇见什么事了?” 蒋灵骞问道:“有人招呼楼大侠了?” 沈瑄笑道:“可不是。” 原来沈瑄在街角一家兵器铺里挑好一柄称手的长剑,付了银子出来,就听见一个女孩子在街对面大声招呼:“楼君,楼君!”沈瑄依稀听出来,竟是那丐帮宋小娘子的声音,心想少理为妙,装作不曾听见,急急走开。冷不防宋飞天已追到身边,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没看见我吗?”沈瑄回头一看,宋飞天一脸盈盈的笑容,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瞧着他。 只听见宋飞天忙不迭地说道:“楼君,那日钟山上你不辞而别,我以为你真的回了庐山,再也见不到了。想不到你还在城里……” 沈瑄担心被她识破,心里直打鼓。但宋飞天一心一意想着重逢快乐,竟来不及发觉真伪。沈瑄学着楼荻飞的声音道:“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在城里办完。小娘子这几日可好?” 宋飞天听见他关心自己,掩不住又是羞怯又是甜蜜,道:“还说呢……你……你现在住哪里?为什么不住我姊夫家里了?” 沈瑄答道:“我也叨扰太久了,自己出去住客店,反倒清静自在些。” 宋飞天娇嗔道:“你们修道的人便是如此清高。其实我姊夫家,哪里不比寻常客店里清净自在。可是你住哪家客店呢?你告诉我,我也好去看看你。” 沈瑄赶紧说:“小娘子不用打听了。我已退了房,今天夜里就坐船回庐山了。唉,当真不巧得很,才见到小娘子,又要告别。”他不清楚楼荻飞和宋飞天究竟是什么关系,不敢造次,但见这小娘子情真意切,只好含糊其辞地说两句。 只听宋飞天失望道:“这就走了?平日里你也不大有工夫理我。你要走了,也不知几时相见。我们上红杏楼里叙叙吧,我为你践行!” 沈瑄虽不忍拂她心意,但这一件真是不敢答应,只得又道:“宋小娘子,我这里耽误不得,几个朋友还等我去辞行呢!小娘子的酒席我心领了,我看……就此别过吧!” 这几句话虽然决绝,但讲得极是温和。宋飞天眼光脉脉地望了他一会儿,也就是望了“楼荻飞”一会儿,无可奈何道:“那……那就只好别过了。” 沈瑄作揖道:“后会有期啦!” 宋飞天点点头,忽然抽出一件东西,飞快地塞入沈瑄怀中。沈瑄待要推辞,只见那东西已系在了剑柄上,她手法当真是快捷。沈瑄未及解下来,宋飞天已然跑远,追不上了。   “哼,人家同心结子都送给了你,想是要做我嫂子了!”蒋灵骞嘲笑道。 沈瑄笑道:“你还胡说!你把我画得那么像楼荻飞,连宋小娘子也认不出来,害得她白白对我说那些话。现下可怎么好,未免对她不起了。” 那只同心结子其实做工不太精细,可花样极是复杂巧妙。宋飞天一个舞枪弄棒的女孩子,这结子不知费了她多少工夫与心血。蒋灵骞却道:“想不到丐帮宋小娘子不可一世,她的心思却叫我们发现了。我若是你,定然不会对她客气,一口回绝掉才好。” 沈瑄道:“那又何必?” 蒋灵骞道:“宋飞天有什么好?不过仗着她父亲、姊夫的势力,在江湖上人人让她三分罢了。我瞧真的楼荻飞未必会理她。你呀,哪怕是为了帮帮你的朋友钱丹,也该替楼荻飞将她回掉才是。” 沈瑄一听,不禁愣住了。是啊,钱丹喜欢这个宋小娘子,被她放蛇咬,为她深入险境,可宋小娘子心里却装着别人……钱丹这段相思,将来不免渺茫。   又过了几日,蒋灵骞和沈瑄不曾放松警惕。那个怪客几乎每天夜里都出来,从房顶上飞过,不知上哪里去,四更天才回来,但从来不来打扰他二人。于是二人也就渐渐放了心,不去管他了。 蒋灵骞不能下地走动,不免烦闷,要沈瑄继续教她弹琴。她本来心性聪慧,又有良师指点,自然琴技日精。白日里蒋灵骞让沈瑄扶她到院中,观看他练剑。岂知还没看到半日,她就大摇其头:“沈郎,你这洞庭剑法练得不对。” 沈瑄道:“秀阿姊教我练这剑法时,也总说我练得不好,不是方位不准,就是步伐凌乱。总是我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从小练起的。” 沈瑄此时练习的是三醉宫的基本功夫“梦泽剑三十六式”,正是乐秀宁当初在葫芦湾教他的三种洞庭剑法中最简单,也是他练得最熟的。这套剑法动作端正平和、不露锋芒,适合初学者每日修习。但练到精湛时,自有一种雍容大方、包罗万象的气度。蒋灵骞看他练完几遍,也略略感到这剑法的要义精神之所在。 她想了半天方道:“不对,她说的不对。我虽没见过洞庭剑法,但按常理看来,你的姿势方位也拿捏得很讲究了,当无大错,连气度也显得很好。可是你这样去迎敌,就只能对付对付一些末流武师罢了。我问你,你舞剑时,是如何运用内力的?” 沈瑄奇道:“内力?我没有练过内功,谈何运用内力?” 蒋灵骞嗤笑一声,道:“这时还这样对我说。好啊,你们洞庭内功大大地了不起,是不传之秘。你也不用装傻,今后我可不敢问了。” 沈瑄急道:“离离,我几时瞒过你什么!那日你教我‘青云梯’和‘踏莎行’时,我就心中疑惑,却不曾问明白。究竟我怎样练会你的轻功的?” 蒋灵骞道:“你真不明白吗?只有身具精湛内功的人,才会听完‘青云梯’和‘踏莎行’的轻功口诀后,一练而成。你说你不会武技,我可一直都相信了。直到那天你受了钱九两掌,我驱动内力为你治伤时才发现,原来你身体里的内力还在我之上。不是这样,我怎敢让你在一天之内练就‘青云梯’和‘踏莎行’,一般人非走火入魔不可。唉,其实我也该早就料到。钱九当初劈你那一掌,倾尽全力狠辣无比,换了常人,肯定当场毙命,可是你呢?不但生生受了,而且连倒都没倒下,直到又吃了一掌。这可不是你自己的内功帮你撑住的吗?”说到这里,脸色有些凄然,似乎想起当日的情形心中犹是难过。 沈瑄听得一片茫然:“你说我有内功?而且还很强?” 蒋灵骞道:“是啊,你真的没练过?总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沈瑄很高兴,也禁不住满腹疑虑,沉吟半晌,问道:“离离,医书里的气功,种种吐纳方法用于强身健体,治疗内疾。医生习来,有时也用于给病人发功疗伤治病。这一门功夫和你们习武之人练的什么内功、内力的,是不是颇有相同之处呢?” 蒋灵骞道:“我并不懂医,也说不好。但阿翁以前讲过,医家的气功和武学的内功同出一源,大同小异。你原来练过气功,这就差不多。” 沈瑄自幼读得最多的就是家中所藏浩如烟海的医书。母亲吴氏虽将沈彬所藏的武学卷册尽数毁去了,但医书完好无损。她没有想到,这些医书中大半载有各门各家详尽的气功练习法门,又有许多如形意拳、五禽戏之类的健身操。沈彬作为一个武术名家兼妙手神医,又在批注笔记间留下了许多高明的见解。沈瑄本来好学,看见这些东西,当然勤勤恳恳地练过。虽然旨在健身驱病,与实战打斗没什么关系,但年复一年,也练得身轻骨健,气息停匀,内功浑厚。单是这些医书也还罢了。沈瑄幼年在洞庭湖老家时害过一场大病,沈醉当年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孙子,亲自运功为他驱寒,又教了他几句歌诀,令他每日练习,百病不侵。沈瑄略大些后,独居葫芦湾,每每思念起祖父来,就练习那些功夫。也是他天生聪明,虽然年纪很小,沈醉讲解的那一套歌诀和练法倒记得清清楚楚,一毫不差。单这一套内功,他一心一意地练了十几年。那些从小练习武技的孩子,往往舞刀弄剑,天天在招式上下功夫,于内功一道多少有些无暇顾及。反不如沈瑄这样,不学武技,只练内力,倒能够专心致志。加之他本来天赋就好,因此练到今日,不知不觉成就斐然。倘若真的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筋骨散软、气血单薄,不要说蒋灵骞的轻功,就连乐秀宁教的几套洞庭剑法,也断断不可能有力气学得会。所以天下武技,总须勤练而成,只是过程不同,却定然没有投机取巧、一蹴而就的。 只是沈瑄自己练是练了,甚至有时还运用自己的内力为病人疗伤,却一直都不明白这和武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乐秀宁也没有看出来,直到今天才被蒋灵骞点破。他简直喜不自胜,问道:“那么,我的内功修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蒋灵骞道:“你这样练出来的实在特别,我也说不好。不过据我看来,虽然这时还没有进入一流境界,比起一般程度的人来,也很可观了。将来学习任何武技都不是难事。你这梦泽剑三十六式,如果在剑上运起你的内力,使出来应当虎虎有风,威力无穷。” 沈瑄问道:“那怎样运起内力来呢?” 蒋灵骞奇道:“你怎么反问起我来呢?我并不会使洞庭剑法,怎么知道?秀阿姊当初是如何教你的,你就如何做呀!” 沈瑄摇摇头道:“秀阿姊从未教过我如何运用内力来使剑。” 蒋灵骞道:“咦,这可奇了。任何剑法,除却招式之外,另有一套心法,阐述内功的运用。招式是皮毛,心法是筋骨,意念是魂灵。若是只学个皮毛,那有什么用处呢?秀阿姊也忒糊涂了,居然不把心法传授给你。” 沈瑄道:“或者秀阿姊见我不练内功,想着教了也是白教。唉,如此说来,这三种洞庭剑法,我是白学了。” 蒋灵骞笑道:“也没有白学啊,那天你砍下石公的腿那一招可就帅得紧,方位力道,恰到好处,难得的是招数这样奇妙这样及时,出手就制胜。这是哪一套剑法哪一招啊?这就练得很好。” 沈瑄愕然,低头想了想,当时他脑子里真的什么招式也没有,心里一急自然而然出了手,力道也是随心而发。那个动作,原来倒不是那三种洞庭剑法中的。“那是‘五湖烟霞引’!”他冲口而出。 蒋灵骞不明白,沈瑄就将那暗藏了剑术招式的神奇乐谱《五湖烟霞引》讲给蒋灵骞听,又道:“秀阿姊和我练来,觉得这剑法也很平常,想不到紧急时刻倒救了命。” 练武之人听到这等事情,岂有不好奇的。蒋灵骞急急道:“那什么《五湖烟霞引》可以让我看看吗?” 沈瑄笑道:“留在葫芦湾呢!不过当初我真的当它是琴谱时,钻研过许久,后来又跟秀阿姊练过一两遍,所以记得。不如我比划给你看看。”说着拎起剑来,将那“五湖烟霞引”一共五套剑法,“青草连波”“丹阳碧水”“彭蠡回籁”“太湖渔隐”“浩荡洞庭”一一演将出来。蒋灵骞看毕,凝神想了半天道:“这些剑法看起来的确平平无奇,但一琢磨,又似乎另有深意。一招出去,既可以轻描淡写,又可以凌厉雄浑;既可以浅尝辄止,又似乎后招绵绵、变化多端。细想起来,里头竟有无穷无尽的意境呢!” 她拾起一柄长剑,照着沈瑄的样子,就坐在椅子上比比划划起来。弄了半天,还是摇摇头,道:“这一定是你们三醉宫的一部非常精妙的剑法。看起来与前几种洞庭剑法剑意相似,却博大精深得多。只是没有口诀心法,我猜不透究竟。”想了想又道,“沈郎,这部剑法过于深奥,你现在功力未到,千万不可强练。我想它应当还另有一部内功心法,否则怎么练?只不知那心法又是什么,一定也奇妙得紧。将来或者见到你们三醉宫的前辈高人,要请他们指点一下,倘若练成了,定然有大好处。” 沈瑄知道蒋灵骞的剑法造诣远在乐秀宁之上,她讲出的话让人不由得不深信,当即说:“那我一定把这套剑法记熟了,只是现在不练。” 蒋灵骞又道:“哎,还有,我想呢,这部剑法记在乐谱里,一定是你们三醉宫极要紧的武技秘籍,你要仔细。江湖上有的人见了这样高深的武技难免要动坏脑筋,不相干的人,可千万别让他知道了。” 沈瑄一笑,蒋灵骞一本正经道:“我也算不相干的人,所以今后我就当自己从没见过的。” 沈瑄道:“我可没说你不相干。谁知道这些江湖规矩,这么麻烦!” 蒋灵骞道:“唉,将来有你麻烦的。你陪我住在这里,钱九他们随时会打上门来。可他们还是小事。你也知道了,夜来夫人才是我最大的敌人。自从去年我惹上了她,她可是从未忘记要取我的性命。倘若她知道我在这里养伤,派人杀来,那简直不堪设想。我今日与你说了,知道你不肯扔下我走的,可是万一有敌人来了,你武技那么差,平白被我牵连可怎么办?所以你还是赶快练习的好。再练‘梦泽剑’吧。” 沈瑄本来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与夜来夫人结仇,见她越说越严肃,究竟还是忍住了,只想:就算有危险,我也绝不先走,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可这话也不能出口,只是最后问道:“怎么练呢?” 蒋灵骞道:“嗯,没有心法。可是剑招都有名字吧。你把名字讲来,或许有点线索。” 沈瑄道:“剑招的名称都是一些旧诗,譬如‘涵虚混太清’‘鸿飞冥冥日月白’,都是唐人的名句。”说着就将这两招比划了出来。“涵虚混太清”——自下而上连挽了十来个剑花,沈瑄的手法也算很快了。“鸿飞冥冥日月白”却简单得多——长剑凌空起落,浩气冲天,原是一出杀招。 蒋灵骞思索道:“鸿飞冥冥日月白。‘鸿飞冥冥’,这一剑从高处横空而过,自然应将全力凝在剑锋上,来不得半点虚晃。‘日月白’,那是强大的内力凝聚之时,剑身上当吐出白芒,威力大增。这个剑芒一时做不到也罢了。不过内力自手臂到剑身如何传送呢?这一剑先起后落,以常理想,起剑之时力道最盛,落剑时渐渐式微。但从方位看,明明落剑时方是杀招。嗯,这么办,你翻身之时先轻撩一剑,落剑用劈法试试看。” 沈瑄一试,果然不同,遂依此言练了几遍。蒋灵骞却又琢磨起来:“‘涵虚混太清’这一句倒不难。剑花要挽得又轻又快,炫人眼目,也就是‘混太清’了。秀阿姊是教你挽九个剑花吗?” 沈瑄道:“不是,她说任意多少,原无定数。” 蒋灵骞道:“是了,以各人的功力,多多益善。身子却要更灵动一些。内力不必使上十成十,要外实内虚……” 忽然墙外嗤的一声冷笑,蒋灵骞顿时打住。沈瑄才挽了四个剑花,生生收住手,向那边看去。 只听见一个凉凉的男子声音道:“黄毛丫头,信口开河。” 颓倒的土墙外一大丛松蒿,却看不见那人在哪里。沈瑄愕然,想走过去看个究竟,蒋灵骞却丢了个眼色让他站住,她听出来这正是那个夜行的怪客。蒋灵骞不理他,故意朗声续道:“所谓外实内虚,也就是说,这一招取其灵活怪异,看似咄咄逼人,其实不动真力,虚怀若谷。” 那人听罢,禁不住又道:“一派胡言!三醉宫的武技何等深厚精湛,岂是你们天台宗这些邪魔歪道可以领悟的。你可知你凭空揣测,却把好好的洞庭剑法解释得一团糟!” 蒋灵骞微微一笑,对沈瑄道:“人家说得不错,我一点儿也不会洞庭剑法,就这么胡猜总不是事儿。你从此也别练了。” 沈瑄大惑不解,又听蒋灵骞道:“其实嘛,我瞧洞庭剑法也好得有限,不过尔尔,你从此都弃了吧,跟我学我们天台宗的剑法。天台剑法,至轻至灵,神妙无穷,只在洞庭之上,不在其下。我教你天台剑法,总能讲得十分明白。你若学成,走遍江湖,人人刮目相看。” 沈瑄清楚了,蒋灵骞这么讲,原是想激墙外那个人出头。也道:“好啊,我早就对你的剑术心仪了。” 不料那人哼了一声,呼啦啦一纵,竟自走了。 蒋灵骞倒是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沈瑄道:“你既已说了教我天台剑法,这就教吧。我这样练洞庭剑法,终是不成的。” 蒋灵骞想了许久,道:“那也很好。不过……不过天台武技不传外人,你肯拜我为师吗?” 沈瑄觉得好笑,自己比她大了好几岁,反倒要叫她师父。但想想也有理,正要答应,蒋灵骞却又道:“不,你不可拜我为师。倘若拜我为师……不要。” 沈瑄觉得她眼神有些闪烁不定,听她缓缓道:“我教你天台剑法,你一定要好好学。” “是。”沈瑄道。 蒋灵骞此时娓娓道来:“天台宗的剑法一共一十三种,其中最精湛的就是‘明剑’与‘寒剑’。当年阿翁藉此两套剑法打遍江南无敌手。所谓明剑、寒剑,本来是天台宗的前辈们久居山中,根据天台山的山形景色领悟出来的。你大约知道天台山中有两座山岭,一曰‘明岩’,一曰‘寒岩’。明岩青天白雨,幽静高爽;寒岩峭壁如障,飞泉飘洒,是当年寒山子修行的所在。明剑潇洒如明岩,寒剑险峻似寒岩,都是天台宗的镇山之宝。” 沈瑄道:“那你是打算先教我明剑还是寒剑?” 蒋灵骞道:“都不教。你读书不少,想来背得李太白的诗《梦游天姥吟留别》?” 沈瑄道:“背得呀。‘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不过那又怎样呢?” 蒋灵骞道:“我就教你这套‘梦游天姥吟留别’。” 沈瑄道:“这也是剑法吗?” 蒋灵骞微笑道:“只许你们三醉宫卖弄斯文,就不许我们天台宗也风雅一回?告诉你,明剑和寒剑都是纷繁无比的剑法,将来你或许会见我使用,每一种都有一百零八招,每一招又有许许多多的变招,教上一年也教不完。后来阿翁常说,天台宗的武技虽然精妙,可是太复杂,被人说成是诡异无常的功夫。他就想着将明剑和寒剑中最最精奇的剑招连在一起,又加进几个自创的绝招,揣摩了许多年,终于编成了一套集大成的剑法。阿翁最喜爱的诗就是这首《梦游天姥吟留别》,这套剑法也就嵌进了这首诗里。一共七七四十九招,几乎每一句诗就是一个剑招。” 沈瑄道:“不错。天姥山也在天台境内。而李太白梦游天姥,其实并未真的到过。诗中情景,却是他游历过的天台胜境。以此诗作天台宗绝顶武技的名称,十分相宜。” 蒋灵骞道:“咦,你这话怎么跟阿翁说的一模一样!阿翁将这套剑法总结完,天台山上只有我和他两人,他也就只教给了我。而你将成为这套剑法的第二个传人。” 沈瑄道:“我初识天台剑法就直入最高层,恐不相宜。” 蒋灵骞道:“不妨的。你根基很好,内功又强,大不必从最简单的练起。这套剑法并不是一味的复杂刁钻,我细细地与你讲解,你一定可以练成的。拿着清绝剑。” 沈瑄依言,蒋灵骞道:“今日先教你四句:‘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