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五回 金陵烟霭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沈瑄忽然醒了,觉着自己脸上一片清凉,睁眼却看见一只手在为自己擦拭血迹。夜色沉沉,衬得离离那张脸更加苍白。她轻声问:“你现在觉得怎样?”沈瑄待要坐起来答话,胸前一疼,又倒在草垫上。离离赶快扶住他,急道:“别乱动啊,你伤得很重。”旋即又道,“都怪我,不曾早些看到你……沈郎,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沈瑄一时气急,也说不出话来,只见离离一脸关切,便暗暗放心——她是来救我的。 离离从袖中取出一枚银色的药丸塞入他嘴里。沈瑄吞了下去,只觉得又冰又凉的跟那金针没什么分别。但过了一会儿,寒气渐渐化开散入四肢百骸,变作一种谷底幽兰、山中晓雾般的清芬,令人精神大振。沈瑄问道:“是绣骨金针的解药吗?” “什么解药,绣骨金针上根本就没毒。”离离嫣然一笑,道,“我刺了你的穴位让你昏过去,才瞒得过钱九他们。疼不疼?”说着两眼望着他眉间的伤痕。 沈瑄摇摇头。离离坐到他身后,两手抵住他背部的穴位。沈瑄知道她要为自己运功疗伤,便调理气息,静候她的内力送过来。忽然,只听见离离轻呼一声,两手猛地缩回去。沈瑄回头一看,只见她瞪着自己,神色颇为奇异。“怎么啦?”沈瑄问。 离离呆了呆,道:“没什么。我……我不知道如何给你运功。倘若是我伤了,你要救我,会如何做?” 沈瑄略一沉思,随即将运功调理的法门一一道来,离离记在心里,便又一次将中指抵在他背上。这一回她似乎十分小心翼翼,沈瑄只觉她的内力来得极为和缓,自己的丹田中却油然生出一股气脉与之应和,两下翻滚交融。过了一顿饭工夫,沈瑄竟觉得好了许多,几乎能站起来走路了。 离离见他这一会儿工夫就好了大半,心里十分欣慰,取出几件衣服道:“这四周都是丐帮的人,不过我已经将他们点倒了,你快换身衣服逃走吧。” 沈瑄点点头称谢,忽然看见离离倚在门边,待走不走,眼神怪怪的,遂问道:“离离,你要对我说什么事情吗?” 离离低下头,含含糊糊地说:“沈郎,我……我想跟你一起走。” 沈瑄见状,心中一动,道:“他们对你不好?” 离离点点头,忽而又摇摇头,只是说不出话来。 沈瑄有些棘手,想了想问道:“那我们回葫芦湾,好吗?” 夜色朦胧,看不清离离的脸,只觉得她的眼睛如星星般一闪一闪的,言辞也飘忽不定:“我……我老是住在你家里……会不会……你……会不会妨碍到你?” “不会的。”沈瑄道,“只要你愿意,在葫芦湾住多久都没关系。”话说出口来,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又补充道,“我家有收病人的习惯。你是我的病人,失忆症还没好呢,原本就不该让你出来的。” “果然沈郎心地最好。”离离欢笑道。

    她的笑容清甜,如夜合花绽放于幽暗之中,看得沈瑄竟一时失了神。

    “我回去取了东西就来,咱们一起走。你等着我。”离离身子一晃,在夜色中消失了。 沈瑄换好衣服,犹自觉得恍恍惚惚如在梦中。走到门外,凉风一吹,忽然记了起来:秀阿姊交代的事我却忘了。 可是乐秀宁的话并不翔实,他此刻已经答应了离离,总不能当场反悔吧?一时无解,也就旋即把乐秀宁的吩咐抛在脑后,先带着离离逃走要紧。一时四顾无人,沈瑄心想这还是在钟山脚下,不知离离的住所在哪里,离这儿远不远。 忽然道上几骑人马飞驰而过,为首一个银鞍白马,雪白鲜亮的铠甲在夜色中十分耀眼。这群人在街对面一扇门前停下,一人跳下马叩门。过了一会儿,一个仆人出来问道:“是罗浮山汤君到了吗?” 那个白衣人道:“正是区区。”那仆人鞠躬道:“郎君请进,九殿下今天下午接到帖子,已在书房等候郎君多时。” 沈瑄吓了一跳,原来对面就是钱世骏的寓所,却不知离离为什么去了半日还不回。其实离离并未走多久,只是他自己心里过于急切,便是一刻三秋了。沈瑄忍不住,悄悄绕到旁边的一个偏门溜进去。这里只是钱世骏临时的住所,也没有几间房,却不知离离在哪一间。沈瑄看见一间屋子亮着灯,便轻轻走到那窗下,向里窥探。 只见那白衣人站在房间正中,却是背对着沈瑄。钱世骏一边倒茶一边说:“汤兄为何这时才到,上午的集会汤兄不在,本王深为遗憾。” 汤慕龙道:“其实我早就到了,只是暂时不想露面而已。”说罢转过身来望着钱世骏。沈瑄这时才看见他的庐山真面,暗暗吃惊。钱世骏也算仪表堂堂了,可跟汤慕龙比起来简直俗不可耐。不用说他的面貌如何出众,但见他不过一袭素净白衣,别无装点,却自有一种出尘风度,令人倾倒。不过眼下这个小白龙的脸上,却是写着一个大大的愁字。 钱世骏皱皱眉道:“汤兄此上钟山,莫非另有目的?” 汤慕龙正色道:“不错。钱兄,你我也算故交,我深夜来找你,也不打算绕弯子。今天上午在钟山顶上,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娘子是谁?” 不但钱世骏,连窗外的沈瑄也莫名其妙,屏住了气细听。只听钱世骏犹疑道:“那是我的义妹。” 汤慕龙冷冷道:“义妹?天台蒋家的小娘子,几时和钱塘府的九王论起兄妹来了?” 钱世骏听见不是话,不觉怒道:“蒋小娘子曾在钱塘江上大战夜来夫人,为惨死的一个武林同仁报仇。我见她与我同仇敌忾,于是拜作异姓手足。那时许多朋友都做了见证的。本王始终对她礼敬有加,照顾得无微不至,从不曾委屈了她。不料倒惹得汤兄见怪起来!” 汤慕龙闻言,脸上浮出歉意:“是我心急,错怪钱兄了。只是我此下罗浮山,为找蒋小娘子几乎跑遍了江南诸国,好不容易发现了她,却在钱兄身边。我一时心急……” 钱世骏奇道:“你找舍妹干什么?” 汤慕龙微微踌躇了一会儿,道:“实不相瞒,她是我的未婚妻子。” 沈瑄一听,惊得几乎晕倒,钱世骏也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只听汤慕龙续道:“我此次上钟山来找钱兄,就是想接她回罗浮山完婚。” 钱世骏笑道:“汤兄想接未婚妻子回家也是理所当然,不过,现在却有些困难。” 汤慕龙怫然道:“怎么?” 钱世骏道:“上个月舍妹与人争斗,一时没了她的下落。待我找到她时,她却不知中了一种什么奇怪的毒,竟然把旧事都忘记了。本王遍请名医为她诊治,一点用也没有。本王为此也非常伤脑筋。” 汤慕龙急道:“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病?你将她带来见我一面吧,或许她还记得我。” 钱世骏淡淡地道:“此时夜深了,叫舍妹出来见人恐怕有些不便吧。而且,舍妹也没提到过与汤兄有婚姻之约。” 汤慕龙咬牙道:“她何必对你说。我与蒋娘子的亲事是她祖父亲口许下的。去年九溪秦老亲自作伐牵线,家父携我上天台山向蒋翁求亲。那时蒋翁欣然允诺,两家下过定,商定年末就完婚,你怎能在这里拖延?你只将她带来见我一面,我自当重重谢你。” 钱世骏笑道:“汤兄这是哪里话。汤兄既有关雎之雅意,本王只好成人之美,说什么谢不谢的。将来事成,本王也算得汤兄的内亲,正是求之不得。” 事出突然,沈瑄在窗外听着,都不免怀疑汤慕龙说的是真是假,可这钱世骏简直小人,为了拉拢汤慕龙,给他一根杆子就顺着往上爬,竟也不多盘问几句。 又见汤慕龙向钱世骏长揖道:“如此多谢钱兄了。” 钱世骏笑盈盈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果然引着离离进来了。沈瑄满心里焦急,怕她被这两人合谋诓骗了。只见离离一脸茫然地望着汤慕龙。钱世骏却笑道:“妹妹,这是岭南罗浮山的汤君,你可还记得他吗?” 离离冷着脸,扫了一眼汤慕龙,眼神既不像认识,也不像不认识。 钱世骏又道:“汤君是你的未婚夫婿,此次专程来接你回岭南完婚。你可随他去了。” “少来!”离离怒道,“我不认识他!” 钱世骏叹道:“妹妹,你不会真的都忘了吧?汤君与你早有婚姻之约,你连他也不记得?好好想想。” 离离一脸厌恨:“你胡说!不可能的!我从来没有订过亲。” 钱世骏道:“这是千真万确的,阿兄怎会骗你?” 离离冷笑:“我怎知你是不是骗我?你说你是我义兄,我就得跟着你到处跑,你说这人是我未婚的夫君,就把我卖给他去。你说什么是什么,横竖我自己是什么也不记得了,由得你摆布。” 钱世骏又好气又好笑,摇头道:“汤兄,你也看到了,舍妹脑子不清醒。她如此说话,我也无法。不如你自己同她讲吧,你既是她未婚夫,或者她对你尚有几分印象。”说着转身出去,留下离离和汤慕龙两人在书房里。 离离见状,退到门边,紧张地对汤慕龙讲:“我不会随你去的,你若无话,我这就走了。” 汤慕龙急忙道:“蒋娘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辛辛苦苦找到你,总盼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离离更不答话,转身就走。汤慕龙跃上前去,一把拉住她左臂。离离回身一掌向他肩上砍去,汤慕龙轻轻让过,仍是不放手。离离翻身跃起踢他的下盘,汤慕龙不闪不避,受了她几脚,手上的力气却一点不减。如此几回合,离离挣脱不得,不由得满面通红。 正在焦急时,突然哐的一声,一扇窗户被重重撞开,刮进一阵寒风,将蜡烛也吹灭了。两人都一愣,不由停了手。离离却心思灵敏,猛地抽出左手纵身向门外跃去。汤慕龙待要看窗外是何人,不防离离走了,只得追出去。 窗外自然是沈瑄,他见离离为汤慕龙所迫,急中生智想引开汤慕龙。此时见两人仍旧追逐而去,也急急跟上。离离冲出寓所,直往山上奔去。钱世骏这时听得有变,也追了出来。这三人轻功俱是不弱,沈瑄哪里追得上他们,不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但他心中惦念离离安危,便不管不顾地往山上爬去。几乎爬到了山顶,也不见那三个人在哪里。沈瑄正焦急间,隐隐听见山后悬崖的方向有人讲话,心中暗叫不妙,向那边赶去。 只见悬崖边亭亭立着离离的身影,长发在凛冽的山风中飞扬。汤慕龙和钱世骏站在一丈之外,欲进不得。钱世骏叫道:“妹妹,快回来,你我兄妹有什么不好讲!” 离离冷然道:“我叫你们走!” 三人一时无语。情势似乎十分紧张,谁也没注意到还有人在周围,沈瑄悄悄走近。 汤慕龙道:“蒋娘子,你此时不随我去就罢了,何必如此?连你义兄也怨上了。” 离离不理他:“快走!” 钱世骏又道:“妹妹,随我回去吧,别生气了。你嫁不嫁汤君,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 离离道:“九殿下,我当然不会跟汤君去。从今日起,连你也不必过问我的事了。” 钱世骏惊道:“你说什么!你一个病人,我怎放心让你自去?别讲气话了,你跟我回去,我与汤君向你赔罪就是。” 离离冷笑道:“九殿下何必如此,我算什么?不过一个弱女子,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一切听凭你们摆布。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是我的义兄,既是义兄又如何这般对我。你不必再提此事了,我本也不配做九殿下的义妹。你走吧,今后我不识得你。” 钱世骏急道:“妹妹,你怎么这样讲。说走就走,也不念为兄平日里如何对你?” 离离拖长声道:“钱九,你抓住我不放,难道不是另有所图吗?你急着让我想起来的,到底是什么事啊?我想不起来,你还是提醒提醒我吧。” 钱世骏脸色大变,道:“妹妹你疯了!” 离离喝道:“不许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一了百了!” 汤慕龙柔声道:“蒋娘子,无论你想怎样都可以,千万别跳下去!我们这就走开,还望你回心转意。” 离离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冷笑道:“是吗?”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白衣起处,汤慕龙已飞身跃上,捉向离离背心。这一下极是凶险,略一拿捏不定,自己就飞向悬崖下,竟是同归于尽的架势。但汤慕龙武技当真极高,不仅方位准确,恰恰就在悬崖边上,而且迅捷无匹、悄无声息。离离本来背对着他,这一回竟然防不胜防,眼看就被他拖了回来。

    但离离更加敏捷,只见她竟不知如何转过身来跃起,推出两臂。汤慕龙躲闪不及,两人四掌一对,离离的身子旋即轻轻飘开,然后朝悬崖深谷中直坠下去。 沈瑄两眼一花,只觉得整个地面也都随着离离下沉到了谷中。他只听见自己大喊一声“离离”,就飞身冲到悬崖边。 钱世骏和汤慕龙目瞪口呆。   沈瑄直听见耳边风声呼呼响,不知向下坠了多久,才看见谷底的峋峋怪石向自己逼近,不由得闭上眼睛。忽然腰间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卷住了,向上拖去。他下落这么久,本来坠势甚急,这么一拉,立时顿住,觉得五脏六腑都要倾了出来。旧伤一发,天旋地转,几乎晕了过去。他正吊在半空中摇晃,忽然听见上面啪的一响,自己又往下坠去。所幸此时离地已经不远。沈瑄看见地下正有一丛灌木,于是奋力一腾,落在上面弹了几下,竟然不曾受伤。他滚到地上,长叹一声,却只见一个人影在半空横跃而过,像是踩着岩壁稳稳地走下来一般,一忽儿就快要跃到自己身旁,却在半空中急道:“你怎样?哎哟!” 只见离离一下子跌倒在他身边,按住了右脚脚踝,笑道:“功亏一篑!” 沈瑄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离离在半空中就停落在岩壁上的一棵枯树上,见自己落下,就放出她那条飞雪白绫拉住。可是毕竟下坠的力道太大,竟把枯枝拉断了,所以才会第二次下坠。离离急急跃下来看看自己安危与否,却不防没站稳,扭伤了脚踝。这一次本来不存生念,又是她救了自己。沈瑄想到这里,万分感动,问道:“你伤得怎样?” 离离脱下右脚鞋袜,只见脚踝处肿起了馒头大的一块。沈瑄看了看,按住她的脚揉捏起来。离离一声不吭,却咬紧了牙,想来是疼得厉害。沈瑄不忍,问道:“有针吗?”离离从袖中摸出几枚金针来递给他。沈瑄将针扎在穴道上,轻轻抖动,问:“疼得轻些了吗?” 离离微微点头,忽道:“他们两个也真够狠心,连你也推了下来。只是你怎么在上面?” 沈瑄有些不安地说:“这与他们无关,是我自己跳下来的。” 离离奇道:“你怎么了?” 沈瑄迟疑道:“我跟着你们到了这里,又见你掉了下去。我还以为你要寻死,冲上来想抓住你,脚下没刹住,就……就冲了下来。”言毕不觉满脸通红。 离离瞪大双眼,盯了他半晌,忽然扑哧一声,笑得前仰后合。 沈瑄笑道:“谁知你并不是真的要寻死,只是脱身而已。” “傻郎中!三脚猫的功夫,居然还想救人。”离离笑得直不起腰来。 抬头望望,只见悬崖峭壁,高可千仞。中间一线青天,两边万丈山崖垂直而下,除了几棵枯树,并无落脚之处。离离也有些后怕,道:“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要逃走。现下只好在这谷底待一晚,明日另找路径出去了。这里定是在钟山脚下了。”顿了顿又道,“只怕明日都走不了。他们料着我不曾死掉,让人守在出口处也未可知。那样的话,又不知要躲到几时。” 沈瑄听她意思,问道:“你真不回去了?” 离离奇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回葫芦湾吗,怎么你……” 沈瑄急忙道:“别担心,我不是不带你走,只是……”他心里想,倘若她真是汤慕龙的未婚妻,那该怎么办呢?遂问道,“你跟着九殿下这些日子,没有记起些什么吗?那他总也能告诉你些过去的事。” “过去?”离离呆住了,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她扭过头,望着天上几粒疏星,看了许多时,方道:“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过去,钱九啊……他不是好人,我宁愿他什么也不曾同我说过。” 沈瑄听见她语调凄凉,双目水光盈盈,自相识以来从未见她如此伤心过,难道她受过很深的委屈吗?也是,她一个孤身少女,跟着钱九那种老江湖,能讨得什么好。沈瑄心中甚是难过,只恨自己没能早些找到她:“离离,别哭了,你的病会好的,那时便没事了。” “好不了的。”离离摇摇头,挪到一边蜷起来,把头靠在岩石上,闭上眼假寐。 “离离,你看看这是什么。”沈瑄把手递到她眼前。 离离翻身起来,看见他掌心里滴溜溜几颗药丸,乌梅子一般大小。 “你走之后,我灵机一动,配了个方子出来,也许能治你的失忆症。”沈瑄的语气带着点儿献媚,“你试一试。” “你……你竟……”离离显得颇为吃惊,“竟拿我试药吗?” 沈瑄劝道:“若还有别的失忆病人,我也不叫你先试了。终归试试看才好,万一有用呢?” 离离咬着唇,并不看他,面色似是有些尴尬。

    “你别怕,这药我自己也尝过了,就算没用,吃了也不会中毒的。”他又说。

    “苦不苦?”她问。 “不苦,不苦。”沈瑄忙道,“就是稍微有点鱼腥。我去给你舀点水来。” 他用蕉叶卷了个杯子,舀了一盏清澈溪水。离离看看药,又看看水杯,踌躇片刻,拈起药丸一仰脖子吞了下去,翻身复又躺下。 沈瑄其实颇为紧张,虽然反复试过此药无毒,也不能保证用在离离身上就不出任何纰漏。

    “你觉得怎样?”他追问。 “没怎样。”她嘟囔着。 “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没这么快吧?”她忽又翻过身,盯着他问,“沈郎,你说说看,你是希望我能记起来,还是希望我记不起来?” 沈瑄道:“当然是希望你能记起来。治不好你,岂不是我这郎中无用?”

    离离无语,翻个身睡过去,不再理他。

    沈瑄自然睡不着,盯着离离的背影只顾出神,将连日来的种种见闻细细思索一遍,忽地想起,他把钱丹给忘了!料来钱丹必定是和他一道被钱世骏的人捉了去,分头关在不同的地方。离离看在旧相识的分儿上,会出手救他,却不会过问钱丹。而且,听钱世骏的意思,钱丹竟是夜来夫人的儿子,而离离又与夜来夫人为敌。假如钱世骏所言皆为实情,那么离离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怕是要跟钱丹计较了……

    不不,只怕还计较不到钱丹头上,更要紧的是乐秀宁交代的那回事。听钱世骏说来,离离果然是天台蒋氏。她记起旧事之后,看见三醉宫沈家的后人,岂不是立刻要寻仇……虽然也还不知是什么仇。

    想到此处,沈瑄一身冷汗。离离心思机敏、武技卓绝,他可断断不是对手,还是先走为上吧。

    然而,就这么走,他又舍不得。若是走了,那么这枚解药到底有没有效用,离离的记忆到底能不能恢复,他也就无从得知了。费了这许多心思配成的药,最后一步放弃掉,他无论如何不甘心。

    转而又想,离离性情天真,若能记起旧事,说不定念在自己一家救过她的分儿上,并不找他的麻烦。毕竟相处了小半年,彼此亲如手足,哪能说翻脸就翻脸。再一想,配这药也是碰运气,很可能毫无效用。倘若离离并没有想起什么,醒来却发现他走了,她会伤心难过的。

    月光投到谷中来,照在嶙嶙怪石上,勾勒出离离脸孔的轮廓。忽然,一滴泪水从睫毛深处透出来,亮晶晶地滑过面庞。 不过一个小女孩儿,独自漂泊世间,还生着病,孤苦无依。沈瑄终究是心软,不能抛下她就去。明日事,明日再说。如此宽慰着自己,竟然也睡着了。   沈瑄一觉醒来,已是大白天,看见离离不在他身旁,不免心中发慌。四下一找,原来她正坐在溪边梳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拂。 沈瑄忍不住问道:“离离,你记起来了吗?” 背影看去,离离似乎点了点头。沈瑄满心忐忑,不敢追问,只见她梳好头发,绾成双鬟,又取出一支银簪子插上。这簪子还是当时她落难小岛上,乐秀宁见她一身素服别无簪环,从自己箱笼中取出赠给她戴的。离离梳妆完毕,转过身来,忽然向沈瑄盈盈拜下:“沈郎救我一命,恩重于山,教我何以为谢?” 沈瑄连忙扶起她:“离离,你不必如此。” 离离抬头望了他一眼,神情有些奇怪,说不清是问询,是猜疑,还是斟酌。 沈瑄不由得想到:她先言报恩,又不知下文是什么,遂问:“你都想起什么了?” “钱九没有骗我。”离离似乎笑了笑,眼神中却是满满的不悦。 钱世骏没有骗她,那就是说她确实是天台蒋氏,确实与钱丹的母亲夜来夫人为敌,她也确实是汤慕龙的未婚妻。沈瑄愣了愣,不知哪个消息更不好。 他半晌不语,离离只道他还不太信:“姓甚名谁,家在何方,我全都记起来了,你要一一听我说吗?” 他连忙点点头。 “你愿意听,我却懒得讲。”离离嗤笑一声,见他面露失望,又道,“这会子饿得要死,顾不得这些。你饿了没有?” 沈瑄老实道:“有些饿了。从昨天早上到现在,竟没吃过东西呢。” 离离一笑,忽然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串烤鱼来,递到沈瑄面前。沈瑄奇道:“哪里来的?” 离离道:“小溪里有的是,我不会捉吗?” 沈瑄一看,离离梳头的那条不大的小溪中,果然鳞光点点,有不少游鱼。溪边还生着一堆火,想来她在自己睡着之时,在小溪中捉来鱼,洗净刮鳞,开膛破肚,又用草绳穿起来在火上烤熟了,等着自己醒来。沈瑄笑道:“想不到你这样能干。” 离离道:“我小时候住在山里,常常自己在山涧中捉鱼玩儿。天台山中有许多山泉瀑布,我一人无事时,就沿着水流向深山里走,走得老远老远回不了家。肚子饿了,就试着烤鱼吃。” 两人分食那串烤鱼。离离手艺极好,沈瑄只觉得平生从未吃过这样的美味,又道:“你一个小囡,爷娘竟让你自己在山里到处乱跑,还捉鱼吃,倒也奇特。” 离离道:“我没有爷娘,从小和阿翁在一起,阿翁也不大管我。” 沈瑄闻言,不觉心酸。他自己从小做了孤儿,深知其中滋味,却不料离离也是如此。他默然半晌,道:“你的阿翁,就是天台宗主吗?” 离离迟疑道:“是啊,别人都是这么说。不过我小时却不知道什么天台宗。自我记事时,山上只有阿翁和我两个人,我也不知道阿翁有什么弟子,房子倒是不少。长大后下山,才听见有人说起天台宗,仿佛我出生之前,阿翁真是一个宗主,但不知为了什么自灭门户,把弟子赶得干干净净。我记事起,他就从不下山,整天在山里晃荡,常常几天也不见他。除了教我武技,他其实也不大理我。” 沈瑄又问道:“那你岂不是总一个人待着,没人照顾你吗?” 离离微微一笑:“怎会有人照顾我,我有瑛娘的好福气吗?但若说总一个人,那倒也不是,有时雪衣会来陪陪我。沈郎,瑛娘嫁过去之后,过得可好?秀阿姊呢?” 沈瑄道:“我走时她们都很好,秀阿姊还在岛上。” 离离道:“那你为何跑了出来?我还没问你,你怎么和钱丹在一起?” 沈瑄道:“我本也不知道他的家世。”便将他与钱丹结识之事一一道来。离离听罢,摇头道:“你今后躲开他吧。夜来夫人心机歹毒,世所罕有,钱丹也未必逊于其母。你和他在一起,太危险了。” 沈瑄道:“恐怕不至于此。我和钱丹相识这些日子,看他只是个淳朴少年郎,为人很好,哪有什么歹毒的心机。夜来夫人虽然不好,未必他儿子也不好。” 离离板着脸道:“你总是不知底里的。你还道昨日在钟山顶上范公子说的那些话是假的吗?” 沈瑄想起昨晚听见钱世骏说起离离与他“同仇敌忾”,不禁冷笑起来。 离离问:“你想说什么?” 沈瑄道:“范定风的话也许属实,但与钟山武集的主旨毫不相干。” 离离不解,沈瑄又道:“丐帮做东的大会,帮主却不露面,让范家的人主持。谁不知道范家与金陵皇室素有瓜葛,此番不过是设法召集一些江湖上力量与夜来夫人作对。钱塘与金陵世代为敌,倒了钱塘王倚重的侧妃,再设法扶持一个新王,于金陵皇帝大有好处。至于夜来夫人杀了些人,武林群雄要报仇,那是借口。范定风借题发挥,煽风点火,好让大家给金陵皇帝卖命。九殿下上钟山之前,在范家住了许久吧?” 离离点点头。 沈瑄道:“只怕九殿下此番真是要倚靠敌国皇帝来夺回王位了。” 离离听罢,半天不语,徐徐道:“沈郎,没想到你一个小郎中,却把江湖上的事情看得这么清楚。” 沈瑄道:“天下事大抵如此嘛。” 离离道:“钱九和范定风这些人,原来用心如此不堪,却还自居正义。这一回,若非我病中跟着钱九,竟也看不出他为人并不那么磊落。他那时在钱塘府认我为义妹,原是要我帮助他。后来这一路这般照顾我,却只是为了问我追讨一件东西。此物关系他杀死仇人、夺回王位。偏偏那时我不知把那东西弄到了哪里,让他如此着恼,我这才看透他心底阴暗。我竟与他结义,真是糊涂。总之也不必去理他们这班人了。但是夜来夫人残害义士、滥杀无辜,的确是一个大魔头。” 沈瑄听她说得认真,也只好点点头。 离离道:“至于钱丹,既然你说他是好人,但愿你不曾看错便是。” 日当正午,沈瑄道:“我们找一条路出去吧?” 离离依言站起来,脚踝上的扭伤未愈,走起来仍是疼痛难忍,沈瑄扶着她一步步向前跃去。她轻功甚好,如此走法也并不费力。这个谷底甚是奇怪,满是荆棘怪石,根本无路可循,二人只得顺着那条小溪走下去。往前走了弯弯曲曲几里路,竟然又到了一个断崖,溪流变作瀑布冲了下去。两人往下望望,这断崖虽比昨晚那个低一些,落下去依然是要命的。但下面依稀有一条宽敞的山路,眼见出得钟山了。     离离叹道:“若是我没有受伤,这山崖也可走下去,但如今却没有办法。沈郎,只好看你了。” 沈瑄苦笑道:“离离,你难道忘了我几乎不会武技?更别说根本没有你那样好的轻功了。” 离离道:“现学也来得及。” 沈瑄惊讶极了:“等我在这里练好了轻功,只怕我二人早都饿死在这儿了。不如我们找树皮搓一条绳子吧。” 离离道:“这里有树吗?” 沈瑄四顾一望,不要说树,连草也没有一茎,竟是个不毛之地。恐怕只好走回原先的谷底找些树皮了。正沉吟间,离离道:“不要搓绳子了,现在下去不免被人发现,等天黑才好。反正无事,我教你几句轻功口诀,你就在此地练练,两个时辰就够。” 沈瑄有些不信,离离却已将口诀一一道来。沈瑄听了两遍,牢记在心。离离又一句一句地解释起运功的法门,如何提气飞升,如何易位换步。沈瑄精通医理,气功的经脉气穴原是烂熟于心的,偏偏他悟性又极高,讲到后来,不待离离解释完,他已自己明白了。不到半个时辰,一套轻功便已传完。离离便让他试着练:“这轻功本来用在飞檐走壁,专门在笔直的峭壁上攀升,但如今我们却得用它跳下悬崖,只因轻身功夫到家,自然能在下行时减去坠势,如履平地。如今你且先到西边那道最陡的山坡上练练,如果上坡不成问题了,下坡自然不会受伤。” 沈瑄走到那道峭壁之下,仰头望去,峭壁嶙峋,不觉心惊。他默念着离离的口诀,用力提一口气,往上一蹿,就踏着岩壁上去了。他只觉得身子直往后倒,只得一心用力稳住脚下,一步一步跃上去,唯恐摔倒。待到回过神,自己摇摇晃晃地已然凌空而起。他偷偷向下一看,竟然已经跃了两丈高,心中禁不住欢喜。这一喜不要紧,立即乱了气息,脚下一松竟然踏了个空,直坠下去。沈瑄一急,不知不觉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这一翻就把坠势减了一大半,落到地时安然无恙。沈瑄长吁一声。离离笑道:“不错不错,第一回失手就知道如何救自己,我都不用为你担心了。快接着练。”沈瑄依言,一遍又一遍地攀上跃下,练得十几回已能蹿到十丈以上。只是他昨天受的伤并未痊愈,这一番用力,胸口不免又隐隐作痛,站在地下喘息。离离见状,又抛给他一枚银色药丸,道:“天台山的冰薤银丹,也是治伤良药了,不过一天一枚寒气太盛,你吃了以后要运功发散一下才好。” 沈瑄吞下那药丸,心想:“什么冰薤银丹,似乎在哪本书上见过。说是天台山的深谷溪流之间有一种冰薤草,采其花瓣,配上十几味性寒凉的草药炮制而成。只是这冰薤草实是难得,只在人迹不到之处能找到一两株,而且一个地方只要有人采药到过,今后便再也不会生长这种草了。其花一年只开几朵,状若幽兰,清雅仙姿,但是朝华夕谢,甚是短命。因此即使有幸找到了冰薤草,也很难正好碰见它的花。所以这冰薤银丹竟是价值连城的仙药了,却被我一连消受了这许多,真不知哪世修来的运气。总是离离待我好的缘故。”念及此处,一片感动。忽觉腹中冰寒气息如针刺一般,连忙用医书上气功驱寒的法门运起内息,调理一回,只觉得胸口的伤痛慢慢化开,一时神清气爽。 他站起来,再向陡壁攀上去,这一次,更觉得身轻骨健,竟然一下子轻飘飘地攀到了几十丈高的坡顶。站定了,回头看见离离在下面远远地向他招手,示意他跳下来。沈瑄望望,上坡容易下坡难,那坡道竟就是一个笔直的峭壁,不觉胆寒,把离离的口诀又默念了一遍,一咬牙,向下冲去。自觉身子直往下坠,就要栽到坡下去了,脚上一丝儿不敢泄劲,一步步紧紧踏着岩壁,步子比身子的坠势还快。所谓飞檐走壁,大抵如此了。一忽儿,终于冲到了坡下,心里犹自扑扑乱跳。抬头一看,离离冲着他微笑,满脸赞许,顿觉一股豪气上涌,拔起腿来又向坡上冲去。 如此又练了几回,离离道:“可以了,我们这就下去吧。”两人走到悬崖边上看下去,天色已暗,底下黑沉沉的不见底。离离道:“你现在自己下去吧。”沈瑄忽问:“离离,我下去了,你呢?”离离道:“你下去了,我当然跟着就来。”沈瑄道:“你右脚有伤,不妨事吗?”离离脸上一红。沈瑄明白了:她自然是要等我下去了,再往下跳,好让我在地下接住她,却又不好意思说。当下道:“我这就下去了。”离离低声道:“千万小心。” 沈瑄提了一口气,纵身向悬崖底下跃下去。一时身如白鹤,在岩壁上一掠而过,说不出的爽快。但心中脚下却也是一时不敢懈怠,转眼间“飞”到了谷底,安然无恙。抬头望望上面,离离也一跃而下。她伤了一足,站也站不稳,此时只靠左脚在岩壁上点跃,显得步履沉滞、身形晃动,但依旧这么“飞”了老远。终于忽地左膝一软,栽了下来。沈瑄冲了上去,伸出双臂去接她。只是这一坠势实在太猛,离离的身子撞进沈瑄怀中,两人一起倒下,向一边滚去。此处也还是一个较缓的山坡,两人直向坡底的山沟滚去。沈瑄见势不能止,忙把离离抱紧,身子一侧,滚向山坡上的一棵树下,撞在树根上,总算停了下来。树叶被震得落下来,哗哗地撒了两人一身。 沈瑄待要推开离离的身子,忽见她抬起头,两眼迷惘地看着自己,想是摔晕了。沈瑄将她扶起来,两人靠着树,默默无语。坐了一回,站起来向山下走。

    夜色沉沉,山道上空无一人,几只寒鸦时不时扑啦啦地从凋残的枯枝上飞起。离离拉着沈瑄的衣袖,一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仍是只用左脚跳着。沈瑄只得又伸手搀住她。不知走了多久,山道一转,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座大庙,匾额上书“蒋山祠”几个大字。 离离道:“沈郎,我走累了,今晚就歇在这座庙里吧?” 沈瑄道:“也好,你脚伤未愈,不可走远了。” 沈瑄推开庙门进去,只见淡淡的月光洒下来,却是一个十分整齐的大殿,香案上还供着花烛、高香、猪头、果品之类,地下摆了一只硕大的香炉,满满一炉的香灰纸钱。看起来这座山中庙宇的香火极旺。原来这蒋山祠里供的是钟山的土地,人称“蒋侯”。汉朝末年,广陵人蒋子文在此地做官,官任秣陵尉。蒋子文这个人生性酷虐无度,放荡好酒,在钟山下追击盗贼时被打死。到了孙吴时,却有人在钟山脚下见到他,他自称是钟山土地,叫百姓给他立祠,否则将有大咎。当年吴中瘟疫、虫害、火灾齐发,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孙权就封了蒋子文做“中都侯”,在钟山下给他建了庙堂,塑了金身,连钟山也一度改名为蒋山。 香炉中还残存了一些明火,沈瑄找来一截纸钱,做了个引纸,点燃了几支香烛,大殿中顿时明亮起来。 抬头看看那座蒋侯的塑像,蟒袍金带,面如冠玉,十分体面威武,全无传说中的暴虐之态。想来年深日久,什么样的恶人都能修炼出一副慈眉善目来。沈瑄正想着,忽然听见离离在背后念道:“开门白水,侧近桥梁。小姑所居,独处无郎。”回头一看,离离正对着旁边一座年轻女子的塑像出神。那诗句本是被人刻在香案上的,道的正是这个女神“青溪小姑”,传说是蒋侯的第三个妹妹,未嫁而亡,时年二九,也被供奉在祠中。沈瑄道:“这青溪小姑,也还唱过另外几句歌。” “是什么?”离离问。 沈瑄正要念出,忽觉不妥:此刻只有我和她孤男寡女深夜独处,我跟她说这个,只怕有挑逗之嫌。待要不说找话岔开,又想:离离未必不知道那曲《繁霜》,我却瞻前顾后,反倒显得心中有鬼。正在踌躇,却听见离离已经念出那诗句:“日暮风吹,叶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 那十六个字,堪堪刻在香案的侧面。 沈瑄心中不安,转而打趣道:“离离,这个蒋侯,可是你的祖先吗?” 离离纤眉一挑,奇道:“你怎知我姓蒋?我又不曾告诉你。”旋即想起在山谷中,沈瑄就已说出她祖父是天台蒋听松,当然是早就知道了。她不觉面红,嗔道:“是谁将我的名姓告诉你的!” 沈瑄道:“我只知你姓蒋,并没听说过你的名字。你若不想让我知道,我不问便是。” 离离轻轻哼了一声,并不答话。过了一会儿,沈瑄发现她用树枝在地上画着什么,低头细细看去——

    却是两个字:灵骞。 沈瑄轻声问道:“你叫蒋灵骞?” 她点点头,忽然发现沈瑄一笑莞尔,不免微怒:“你笑什么?我的名字很好笑吗?” 沈瑄摇头道:“不好笑。只是女孩儿家,这样的名字很特别,倒像是,倒像是……” 蒋灵骞笑道:“像个尼姑的法号是吗?” 沈瑄只好笑而不答。 蒋灵骞叹道:“其实阿翁本来就想让我出家的。” 沈瑄惊道:“怎么会呢?” 蒋灵骞道:“你道他必然舍不得是吗?其实我也不是他亲生的孙女,他常说当年我被爷娘扔在国清寺的门前,他只道我是个男孩子,要送去做和尚的,就捡了回来,还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不料后来发现是个女孩。小时候我老听他说,女孩子最烦人、忘恩负义什么的,等我长到十二岁就送我到山下的紫凝庵做尼姑,他也不再管我了。那时我真的怕死了。后来十二岁生日到了,他就拉了我去紫凝庵剃度。想不到住持的老尼姑,叫作无阐师太的,却和阿翁吵了起来,说什么也不收我。紫凝庵的尼姑一向不喜欢阿翁,我有时想去她们那里的树林子里逛逛,也总是被她们赶跑。阿翁动手和师太打了一架,师太眼见不是阿翁的对手,才勉强答应收下我。阿翁一走,我就大哭大闹,说什么也不让她们剃我的头发。那时我跟阿翁学武技,已经能和无阐师太打个平手了。她们见制服不了我,就几个人七手八脚地上来,把我按倒,关进一间黑屋子里。我在那里被关了半个月,始终不肯做尼姑。她们佛门规矩本来也不能强迫人出家。无阐师太拿我没办法,再说本来就不想要我,便去找我阿翁,一定要把我退回。两边磨了许久,阿翁无法,只得让我回家了。” 沈瑄长吁一声:“好险!” 蒋灵骞徐徐又道:“又幸亏天台山上寺庙虽多,尼姑庵却独此一间。阿翁多年前就给自己立下过一个古怪的规矩,无论如何不肯下天台山一步,所以想送我去别处的庵院也不能。做尼姑的事只好渐渐作罢,阿翁却足足三个月没理我。”她顿了顿又道,“不过那一回,无阐师太说我是小妖女,这是我头一次听见人家这么叫我。不料后来我下了山,几乎人人都在背后唤我小妖女。这也真是奇了。” 沈瑄看见她说起往事,语气虽然淡漠如常,眼中神情仍是流露出凄凉寂寞之意,一时也想不出话来安慰。 蒋灵骞又道:“其实阿翁他……他也不是真的讨厌我。他对我还是很慈爱的,我小时候读书识字,大一点了习武,都是阿翁手把手教会的。可是他经常看着我,看着看着眼神就变了,发起脾气来,让我走得远远的不要见他。我想他心里一定藏了一件伤心事,迁怒于我而已。不过阿翁终是不留我的,等到我十五岁时,他就打算将我嫁出去。” 沈瑄心道:那就是汤慕龙了吧? 蒋灵骞终于提到自己的婚嫁了,似乎心有隐衷,半日不语,徐徐又道:“你是不是也知道我许给了汤家?那时我也不识得汤君,只是心里不愿早早嫁人,却也不敢跟阿翁说,很是着急。我想,倘若是我亲爷娘,一定不至于急着逼我出门。后来又想,倘若爷娘在,我的事情也不能全由阿翁做主。于是,于是……” 沈瑄道:“于是你就离开天台山,想寻访你的生身父母是吗?” 蒋灵骞摇头道:“也不全是。无论如何,我也很难拗过阿翁的,这可不比出家。我只是心里难过,想出来在江湖上走走。至于寻访爷娘,那有多难,只凭机缘了。唉,他们也许早就不在了,就算活着,当年就不要我,把我扔到国清寺,现下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用?” 沈瑄道:“不会的,当初一定是不得已才把你送到寺里去。或者你家中出了事情,以致你与爷娘失散开。倘若他们现在见到你,一定欢喜得厉害。天下做爷娘的,哪有不疼亲骨肉的?”蒋灵骞凝望着他的眼睛,半晌不语,忽然道:“这些无聊事情,我怎对你说了这许多。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可不许乱叫。” 沈瑄微笑道:“我仍然叫你离离。” 蒋灵骞一愣,心想不让他叫灵骞,若真的叫蒋娘子,又未免太生分,于是道:“那也很好,我仍旧是离离。” 沈瑄找来一些树枝稻草,在门后避风处铺就一个垫子,将蒋灵骞安置在上面睡下,自己在另一处远远躺下。此时已是二更天了,走了一日,身上十分疲惫,他却偏偏睡不着,心里想着蒋灵骞的话,久久平静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