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一回 富春山居
    深秋时节,富春江畔,满山遍野的梧桐齐褪青衣。蝴蝶一般的黄叶,顺着秋风,纷纷扬扬撒向山脚的一座小镇。

    此地毗邻桐庐城,以围棋著称,镇上高手辈出。不足半里的一条街上倒有十来家棋社,每逢集日棋社里好手云集,大家切磋手谈,热闹非凡。 不过眼下,棋社里的气氛有些异样。棋客们全都围在一张棋桌边,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沉思默想。棋枰上的黑白子已然水泄不通,执白的那个青年书生正凝神苦苦思索;对面一个黑瘦的中年汉子,却怡然自得地靠在椅背上,一手端起茶碗,一手拨着钵中的黑子。他身后站了四五个大汉,一色的天青短袍、腰悬长剑,不时地拿眼瞟着门外,显得心不在焉。书生显然有点一筹莫展,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仍是一着未动。他身旁站着一个清秀女孩儿,也微颦双眉,手指不断地轻敲桌面。 围观的棋客都有些灰心丧气,低声议论道:“陈生怕是不行了。老哥你看呢?”“不知道。这棋局当真古怪,不知究竟如何解得。”“陈生乃本乡第一高手,连他都参不透的棋式,只怕世所罕有,你我虽不敢妄想破解,也算是开了眼了。这外乡人不简单。”“是不简单,却不知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中年汉子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郎君,这棋局乃上古遗篇,千百年来破者寥寥,非绝世高人不能为。你解不出来,也不必灰心丧气……” 书生陈睿笈憨厚地笑笑:“晚生资质愚鲁,才穷力竭。正要向老丈请教。” “慢着!” 众人纷纷向门口望去,只见人群外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正大步走进来。老人两眼盯着棋局,手杖上的铜铃叮叮当当,像是一个游方算卦的。本乡的棋客们并不认得他,但那几个异乡人却立时变了脸色,有人手微微颤动,摸向腰间。 中年棋客倒还镇定,悠悠然道:“老丈有何见教?” 老人拣起一粒白子,啪的一声打在棋枰一角。 陈睿笈愣了一愣,忽然笑道:“妙,妙啊!” 棋客中有几人这时也悟了过来,不住称奇。原来这一招看似无关紧要的闲棋,竟然顿时改变了全盘局势。白子解了围,黑子却一下山穷水尽起来。但这样下棋,实在不可思议,纵是绝顶高手也难想得到。 一片叹赏声中,老人仍是毫无表情。中年人微笑道:“洞庭弈仙,名不虚传,某佩服得五体投地。” 老人缓缓道:“你们费尽心机,想用棋局诱我出面,也算是一路高招。可是就凭你们几个蟊贼,老夫还用得着躲起来?” 中年人笑道:“乐老丈说笑了,晚辈们怎敢在老丈身上使花招。” “休、想!” 乐子有话一出口,那几个青衣大汉刷地围住了他。他却如没看见一般。 中年人朝手下们丢了个眼色,又道:“别生气呀,晚辈们也不想为难你,费了这万般心思,求的不过还是那件东西,只要你……” “呸!为难?你们为难得了我吗?” “好教老丈知道,”中年人微微变色道,“天台门下没有畏难怕死之辈。” 乐子有怒道:“你们要的东西并不在我这里,就算在,我也不会让天台的无耻鼠辈拿去。你们有什么招数全使出来吧。就算赤城老妖亲自来,我乐子有难道还怕了!” 话音未落,中年人一掌已然凌空劈到,直击乐子有的腰穴,手法狠辣迅捷,锐不可当。乐子有早有所料,滑开一步让过了掌风,就势从手杖中拔出一柄长剑,刷刷刷几剑,把四周欺近的几个大汉都逼开好几步。中年人也不得不退了退,摆出一个架势。 乐子有喝道:“拔剑吧!老夫倒要看看,天台山的绝技,能比洞庭剑法高到哪里!” 那几个大汉当真抽出了佩剑,中年人却一晃身形,又一掌斜斜劈到乐子有左肩。乐子有横剑一挑,削向中年人的手腕,中年人向左跃起,手掌一翻,直拍乐子有的天灵盖。乐子有微一蹲身,长剑在头顶白虹般划过。中年人一惊,立刻收手,否则一只右掌总是不保了。乐子有转身间大袖一挥,从桌上卷起一把棋子,飞向外围,那几个大汉纷纷捂着脸跳开。 如此几十个回合,中年人那一方虽然倚多,却不仅取不了胜,反而节节败退,始终欺不近乐子有。乐子有把一套洞庭剑法使得稳健精妙,招招致命,只因敌人太众,一时却也奈何不了他们。混战之中,中年人大叫一声,向后跃开一丈跌倒在地,右臂已被乐子有砍了一剑,鲜血淋漓。乐子有追过去,长剑向他右面劈下。 突然,乐子有左膝上一麻,顿觉一股奇痒的脉流蹿上来,两腿竟动弹不得。低头一瞧,一只黑色长针正插入了足三里。中年人一跃而起,朝乐子有笑道:“得罪!”伸手去夺乐子有的长剑。 “休得无礼!” 窗外呼地跃进来一个女郎,挥剑就向那中年人砍去。中年人转身截住,两人斗起来。女郎的剑法也是洞庭一路,但比起乐子有来,显然太嫩稚了,几招下来便已不敌。乐子有疾呼道:“阿秀,快退开!”一面暗暗运劲,飞出一枚棋子击向中年人的后脑勺。不料中年人一转一带,将棋子打在女郎身上。 中年人乘机一把扣住女郎的脉门,微笑着说:“老丈,我劝你还是安安静静站着,不要运功用力。绣骨针你听说过吧?你只要使一分力气出来,寒毒冲上心脉,那时什么解药也没用了。”

    乐子有大喝一声冲了过来,一阵寒流真的冲进了五脏六腑,他不禁全身抽搐起来。中年人趁机扑过去,一掌沉沉打在乐子有的背心,乐子有倒在了地上。那女郎惨叫道:“阿耶!” 中年人嘿嘿冷笑着说:“乐老丈,令爱倒是个孝女,只可惜落在了我们手里。不过老丈放心,只要老丈拿出东西来,令爱嘛——据说她小字秀宁?我们不动她一根毫毛便是。” 乐秀宁颤声道:“那经书根本不在我们这里,你一刀杀了我也没用。” 中年人笑道:“我何必要杀你。” “一帮禽兽,还不住手!” 中年人一惊,一把利剑正悬在他头顶直指下来,不觉倒退两步。蓝色的人影轻轻落地,大家定睛一看,一名英武的青年挺立当地,青光闪闪的长剑仍逼着中年人。中年人赔笑道:“原来楼少侠也云游到了此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少来这套,谁和你相逢!姓桑的,为什么每次碰见,我都看见你带着人行凶作恶?还不放开这父女俩,我立时取你性命!” 姓桑的苦笑道:“楼君,我家主上这件事,那是志在必得。我等一向敬重庐山威名,但这一回,恕难从命!” 那楼姓青年笑道:“什么事志在必得?说来听听呀!” 姓桑的道:“内中情由,说来话长,总之这父女俩不是什么好人。” “那你是好人?一大帮子人,欺负三醉宫的前辈,下手如此狠辣,到头来反说别人不是好人?” 姓桑的变色道:“你既知他们是三醉宫的,须晓得我们两家结仇已久。你一个外人,莫蹚这浑水!” “哈!”对方嗤笑一声,“你在江湖上打听打听,我姓楼的怕过谁?” 姓桑的和几个大汉交换了一下眼色,嗖的一声一起飞出窗外。楼姓青年断喝道:“打不过就跑,哪有你这样的孬种!”跟着一跃而出,展开轻功追了上去。

    乐子有倒在地上,已然不省人事。   “阿耶,阿耶!”乐秀宁哭道,“相烦诸位叔叔伯伯,这镇上可有郎中,我阿耶他……他……” 棋社众人又围拢来,大家多有同情这父女的,立刻叫了个郎中。 那郎中把把脉,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又苦思良久,仍是摇头,叹道:“这一针倒也罢了。这一掌……这一掌,打得极重,掌上又不知喂了什么毒,竟不知如何解得。我又不懂武技……恐怕只有小神医才有办法。” 乐秀宁问道:“什么小神医?他人在何处?” 郎中说:“找他却也难。” 乐秀宁问:“他不肯见人吗?” 郎中说:“倒也不是。小神医有求必应,人是极好的。只是他住在葫芦湾,地方偏僻,离这儿有几十里水路。现在你急切去找他,只怕来不及了。” “来得及。”陈书生身旁的女孩儿忽然开口道,“今日他正好到镇上来了,我这就去把他叫来。”   一盏茶的工夫,就听得女孩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神医来啦。” 人群略略闪开,匆匆挤进来一个蓑衣箬笠的少年。乐秀宁看他不过二十来岁,并不敢相信他是什么神医,只是周围看客皆对这小郎中恭恭敬敬。 这郎中俯下身,察看乐子有背上那个诡异的掌印,淡黄色泛着银光。他从药箱中取出一只小瓶,把药涂在伤痕上,又从口中喂入一些。再拔出膝上那根黑针,挤出黑血,撒上药粉。然后,他把乐子有扶起来,在玉枕穴上推拿几下,果然,乐子有渐渐睁开眼睛。 “师兄……”乐子有轻呼。 小郎中不明其意:“老人家……” 乐子有瞪了他片刻,好似明白了什么,微微叹气,又闭上了眼睛。 乐秀宁轻声问:“郎中,我阿耶怎么样了?” 小郎中摇摇头,轻声说:“这种毒无药可解,我只能让他再换口气。” 一滴眼泪从乐秀宁的面上滑过。 正唏嘘间,忽见乐子有睁开眼睛,问:“你姓沈?” 小郎中点点头。 “你是瑄儿?” 郎中愣了愣,盯着乐子有看了一会儿,惊叫道:“是三师叔吗?” 乐子有微微颔首。 “妹妹快过来,”郎中喊道,“这是乐叔叔!” 女孩儿奔过来,道:“乐叔叔,乐叔叔,我是瑛娘啊!” 乐子有颤声说:“沈瑛……沈瑄……我……我找了你们兄妹……这许多年,竟在这里。唉……都长这么大了!咳,咳……你们的母亲,还好吗?”说着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瑛娘将他扶起,黯然道:“十年前就不在了!” 乐子有叹了一声,又说:“瑄儿,你医道高明,像极了你父亲。武技……武技也练得不错吧?” 沈瑄道:“侄儿惭愧,自从离开家乡便再没练过。” 乐子有诧道:“怎么?” 沈瑄低声道:“这是先母的遗命。” 乐子有沉默了半晌,唤道:“秀宁过来!” 乐秀宁道:“阿耶!” 乐子有说:“阿秀,你沈家师弟他们,也同我们一般……阿耶不行了,你今后定要……定要……好好照顾他们兄妹俩。” 乐秀宁哽咽道:“阿耶,我……我知道。” 乐子有道:“还有,阿耶那件事你一定……”话没讲完,气一岔就倒在了女儿的怀里。   暮色苍茫,乐秀宁在父亲坟头拜了最后一拜。沈氏兄妹唤道:“秀阿姊,上船吧。” 陈睿笈送他们上船,又向瑛娘拱了拱手。 小船缓缓地沿江而下,拐进一个汊港。不知划了多远,一片荷塘几乎把小船团团围住。沈瑄摇着桨,在荷叶中左穿右拐,竟似其中有路似的,又绕了半天,穿出荷塘,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瀑布,水声如雷。小船小心翼翼地从瀑布下水雾中划过,钻入一个隐蔽的石洞之中。石洞拐了个弯,忽然到了一个异常宁静的湖湾,岸上整整齐齐几间小茅屋,便是沈氏兄妹隐居之处了。 乐秀宁轻叹道:“这个地方也真难找,书上说世外桃源,怕是也不过如此了。那片荷塘倒是很像我们洞庭湖的风光啊。” 沈瑄道:“秀阿姊,我们兄妹十来年没回去了,君山上大师伯他们一家还好吗?” 乐秀宁道:“阿耶和我出来流浪也有十多年了。”   沈瑄问道:“为什么?” 乐秀宁不答,却问:“你不会武技是真的吗?你是二师伯唯一的儿子,小时我们一起练功,你总是学得最好的。现在荒废了,岂不可惜?” 沈瑄道:“家父去世后,家母带着我和瑛娘避居此地。弃尽武技,也是为了远离江湖险恶。” “可是,”乐秀宁问道:“你不学武技,如何替二师伯报仇……” “秀阿姊,”瑛娘截住她的话,“这些年我真想念你,还有吴家的霆阿兄和霜娘子。霆阿兄比我哥大两岁,你只比我哥大一个月,可是大家都听你的。霜娘子躺在篮子里,只会像小猫一样叫。你还记得吗?” “自然记得。这些年,我未曾有一日忘记你们。”乐秀宁微微垂首,面容宛若莲花初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