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 章节目录 第383章 提醒
    “什么,”韩起闻言,下意识的想藏起来,“兔崽子怎么来了?不行不行,韩二,你去守好门,别放人进来。”

    说完,转头看向姜暖,“姜妹子,我暂时有事需要思忖,先回房了,咱们下次再聊。”

    “别忘记……”

    洗脸两个字还没说,韩起已经砰的一下关上门。

    见状,姜暖愣了愣,走向门口。

    门外,韩义还没回过神。

    韩二绿油油的脸,给他的冲击太大,即使见多了大场面,还是被吓到了。

    青天白日的,突然出现一个怪物,若不是理智记得这是黄家,他拳头都打出去了。

    “少,少爷,”韩云不可思议地开口,“方才,那是韩二?”

    “应该是,”韩义抿抿嘴唇开口,“听说话的声音,确实是韩二的。”

    “真的是他,”韩云擦擦眼,又眨了眨,“韩二,他这是要做什么?”

    白日扮鬼?

    马上清明,搞这出,还真有些吓人!

    “本少怎么知道,”韩义语气有些羞恼,咬着牙开口,“真是胆肥了,敢把本少关在门外。”

    不用猜,肯定是老头子又闯祸了。

    若不然,韩二不可能怕成这样,门都不让自己进去。

    闻言,韩云怕怕地看主子一眼,小声问,“少爷,咱们现在怎么办?”

    “先等等,”韩义看着关的紧紧的大门,无奈开口,“这是黄家,姜娘子应该不会让闹剧发生。”

    说起来也是悲哀,外人都比他爹可信。

    若不是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亲爹,他真想把人丢掉。

    院子里,看到姜暖来的韩二很为难。

    “姜娘子,我家老爷不想见少爷。”

    “这也不能直接把人关在门外,惹人笑话。”

    韩二很想说老爷不怕人笑话,却,不敢败坏韩起的声誉。

    老爷即使知道自己蠢,也拒绝承认,更不愿意别人伤口撒盐。

    “姜娘子,”韩二试探地建议,“要不,你先跟老爷商量一下?”

    “这个还商量什么?”姜暖被这话逗笑了,“你赶紧让开,先让人进来再说。”

    “可……”

    “别可了,出了事我担着。”

    姜暖嘴巴这样说,心里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韩起这对父子的相处模式,让她真的很感兴趣,当爹的避儿子唯恐不及,这么多年她也只见了这么一位。

    房间里,从门缝看到姜暖开门的韩起又急又怕,却又不敢出去。

    眼见自家崽子一步步走进来,眼眸一转,立刻把门上栓,然后,躺在床上闭着眼装睡。

    床很舒服,被子也是新买的,又滑又顺,假装着假装着,还是睡不着……

    咬着牙皱着眉毛闭着眼,被子往上一拉,把自己缩成一团。

    心里一遍遍祈祷,别过来别过来……

    院子里的韩义并不知道自家老爹这么多戏,进去院子,发现韩二一行人全都背对着自己,顿时,心生疑惑。

    “二哥、三哥,”韩云开口,“少爷来了,怎么还不过来问安?”

    这些兄弟也是府里老人了,才来黄家几天,就把规矩给忘得一干二净?

    闻言,韩二众人只好转过身,“少爷。”

    全程把头埋在胸前,不敢抬一点。

    见状,韩义清清喉咙开口,“把头埋这么低做什么,抬起来。”

    闻言,一行人只得把头抬起来。

    瞬间,好几张绿油油的脸呈现在众人眼前。

    韩二闭上眼,求生欲极强的解释,“少爷,都是老爷逼的。”

    “脸上都是什么玩意?”韩义攥着拳头咆哮,“还不赶紧洗掉!”

    大白天,故意吓人呢?

    这要是在韩府,他要就家法处置了。

    “是,我们这就去洗脸。”

    韩二说完,只想保全自身,连忙跑去后院。

    到了后院才记起,水井在前院,无奈之下,一个个的只好翻墙去外面洗脸。

    院子里,韩起红着脸道完歉后,赶紧问自家老爹的下落。

    “姜婶子,我爹在哪?”

    “那个房间,”姜暖指着黄小四的房间说,“小四和小胖最近在镇上住,你爹现在住在那里。”

    “谢谢婶子照顾,”韩义说的很诚恳,“我爹给您添麻烦了。”

    天知道他得知亲爹捅了马蜂窝时,多想抓住熊孩子打一顿。

    可惜,这是亲爹,只能供着。

    “没有没有,”姜暖摆着手解释,“你爹性格挺好的,很好相处,谈不上麻烦。”

    性格挺好?

    这四个字让韩义额头青筋都出现了。

    他爹若是性格好,全大周都再没有麻烦,普天同庆啊!

    “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婶子照顾,”说着,他想到一件事,微不可查打量一番姜暖后,才小心地开口,“婶子,我爹他,没做什么无礼的事吧?”

    老色狼见到女人就扑,他真害怕姜暖也遭此毒手。

    虽说韩二传信的时候拍着胸脯保证两人绝对清清白白,但是,不问一声,他还是没发放心。

    没办法,亲爹恶行斑斑,糟蹋的人没有三百也有二百,又惯会装模作样,他真怕姜暖抵不住。

    闻言,姜暖嘴角都抽了。

    这父子俩,居然一个比一个不相信对方。

    相爱相杀,不过如此。

    “没有。”

    姜暖深吸一口气,才吐出这两个字。

    平日无事的时候,她没少听韩起的玉女心经,说起美女就滔滔不绝,甚至,那啥的感受都……

    咳咳……

    做闺蜜挺舒服的,因为他很会体贴人,做夫妻吧,这就是绝世渣男,骗身骗心的那种。

    更何况,韩起并不是他的菜。

    “那就好,”韩起呼出一口气,随后提醒,“婶子别太相信我爹这人,他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这句,韩义立刻离开。

    怕姜暖笑话,不敢再待下去,即使亲爹真的很渣,也没有他这做儿子的背后说坏话的道理。

    但,不提醒一下,着实良心难安。

    婶子帮他这么多,万一被亲爹骗了,他必然会愧疚一辈子。

    为了婶子也为了自己,只能牺牲一下不靠谱的老爹!

    姜暖听到韩义的话时,眼神非常古怪。

    她很疑惑,韩起在儿子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才会连这点微薄的信任都没有。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