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极品上门女婿 > 章节目录 第1553章 秦先生?
    那小子?

    孙炳凡听到青年富二代的话,眉头微蹙,道:“哪个小子?”

    青年富二代迟疑了一下,道:“就是昨晚把你……把你脸打烂了的那小子。”

    “你说什么?”

    青年富二代刚说完,孙炳凡就浑身一震,神情激动。

    不过,他这么一激动,又把他脸上的伤口扯开了,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

    他看着青年富二代,质问道:“你说什么?你看到那小子了?”

    青年富二代迟疑了一下,道:“我也不太确定。”

    孙炳凡听到他这话,眉头微蹙,道:“你什么意思?”

    青年富二代看到孙炳凡似乎不太高兴了,他脸色一慌,道:“我们的车刚才不是经过了一个大排档吗?我好像在路边看到了他。”

    大排档?

    孙炳凡闻言,神情一怔,道:“你是说在石州看到了他?”

    青年富二代迟疑了一下,道:“有点像而已。”

    啪!

    孙炳凡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怒道:“你特么的逗我啊?他昨晚还在天海市,今天就跑到石州了?”

    青年富二代摸着脑袋,一脸的委屈。

    他很想说,我们昨晚不也在天海市,现在不也在石州了吗?

    孙炳凡似乎看出了青年富二代的内心所想,他内心一怒,道:“老子是石州人,赶回石州不是很正常吗?那小子没事跑来石州干嘛?”

    青年富二代见到孙炳凡动怒了,不敢再说什么,而是小声道:“可能我看错了。”

    孙炳凡冷哼一句,然后走进了前方的别墅。

    这种别墅装修得相当的豪华,富丽堂皇的。

    此时,在一张豪华的沙发之上,坐着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三十岁的模样,而且长得跟孙炳凡有点像。

    不过,他气质比较沉稳,并不像孙炳凡这么浮夸。

    而且这青年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身上却隐隐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甚至还透着一股淡淡的煞气。

    此时,他手中拿着一份资料,正在翻看。

    见到有人进来,他抬头一看,只见几个青年男女走了进来。

    待到他看到半边脸绑着绷带的孙炳凡,脸色一惊,道:“阿凡,怎么回事?”

    孙炳凡来到青年面前,哭泣道:“哥,你可得为我报仇啊。”

    没错,青年正是孙炳凡的哥哥——孙炳天。

    此时,他站了起身,看着孙炳凡,脸色阴沉,道:“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他内心也一片暴怒。

    他弟弟不是说要自驾游吗?

    怎么这次出去没两天就回来了?

    而且还被人打伤了?

    实在是可恶。

    孙炳凡擦了一下眼泪,道:“哥,我不是说要自驾游汉江省吗?”

    “嗯。”孙炳天点了点头,道:“然后呢?”

    孙炳凡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水,然后才继续道:“我刚到天海市,然后就被人打了。”

    天海市?

    孙炳天闻言,眉头微蹙。

    因为,他知道天海市跟以前不一样了。

    “被谁打了?”孙炳天问道。

    孙炳凡一脸的阴沉,道:“被一个混混打的。”

    他猜想秦浩不是一般的混混,可能是个混混头目。

    但是这样的混混头目在他眼中也跟普通混混一样。

    不值一提。

    所以,他并没有点出秦浩的身份。

    混混?

    孙炳天眉头微蹙,道:“怎么回事?”

    “我昨天晚上在天海市一个酒吧喝酒,本来是想让一个女服务员喝杯酒的,没想到来了一个小子,十分的嚣张,我看不惯他,谁知道被他打了。”孙炳凡哭着说道。

    孙炳天看着他,道:“莫叔不是在你身边吗?”

    孙炳凡迟疑了一下,道:“那小子有个手下挺厉害的,莫叔不是他的对手。”

    嗯?

    孙炳天闻言,神情一凝。

    莫叔的身手可相当的不错,竟然都不是那人的对手?

    看来那人不是一般的混混啊?

    孙炳凡抬头看着孙炳天,哭泣道:“哥,你马上带人去天海,我要踏平那个酒吧,我要让那小子跪地求饶。”

    想到秦浩,他内心就充满了暴怒。

    他是谁?

    他可是石州孙六爷的儿子,没想到竟然被人抽烂了半边脸?

    这实在是让他觉得丢人无比。

    孙炳天眉头微蹙,道:“我们可不能随便带人去天海市。”

    孙炳凡闻言,神情一怔,不解道:“为什么啊?”

    孙炳天沉吟了一会儿,道:“天海市出了一个……秦先生。”

    秦先生?

    孙炳凡听到这称呼,一脸的疑惑,问道:“这位秦先生是什么人吗?”

    孙炳天抿了抿嘴,道:“前段时间,翁伯不是去了一趟天海市吗?”

    孙炳凡点了点头,道:“嗯。”

    翁伯就是他们父亲身边的一个得力助手,已经跟他们父亲数十年了。

    可以说,翁伯是跟着他们父亲一起打天下的。

    孙炳凡看着孙炳天,不解的道:“难道翁伯回来说了什么?”

    孙炳天微微点头,道:“没错,翁伯回来之后说天海出了一位秦先生,这位秦先生才二十岁出头而已,但是已经一统了天海市的地下世界,成为唯一的地下王者。”

    什么?

    孙炳凡听了孙炳天的话,神情一怔。

    要知道,哪怕他父亲这么多年了,但是都没能一统石州的地下世界,现在只是石州地下世界的三大大佬之一而已。

    而且还是最弱的一方。

    然而那位秦先生竟然一统了天海市的地下世界,成为唯一的王者?

    而且这位秦先生竟然才二十岁出头?

    这……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这位秦先生不仅一统了天海市的地下世界,甚至连天海市明面上的各方势力都臣服于他。”孙炳天继续说道。

    孙炳凡闻言,浑身一震,道:“这么说……这位秦先生可以算是天海市的……王者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孙炳天冷笑了一声,道:“这算什么?不仅天海市,就连中海、钦海、圳海各方势力也以他为尊,也就是说……汉江省中的四海都……以他为尊。”

    什么?

    孙炳凡听了之后,瞬间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情。

    四海为尊?

    这位秦先生……如此的可怕吗?